墓碑里流传惊魂的歌声

Posted by

1、

洪州历史悠久,据说老城区的格局在唐朝的时候就成型了,当时最出名的风水大师袁天罡曾经参与过老洪州城的选址规划,你还别说,这袁天罡真的是有神通,选了一个风水宝地,前面是一条洪江,背靠郁郁葱葱的洪山,,这洪州城一千多年下来,还真就风调雨顺。老百姓就有了:“生在洪江边、住在洪州城,葬在洪山下”,说的是这个洪州真的是人杰地灵,人们愿意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

六月,我找到了一个高薪的工作。一同被录取的有四个人,我、蔺强、胡双还有娇娜。在我们被录用的当天夜晚,一辆中巴车把我们带到了郊外,车在一片阴森的树林前停下,视野里慢慢出现了一排排站立的鬼影,那是很多诡异的墓碑。

只不过这些年城市发展的很快,虽然老城留住了,但是,洪江的水不清澈了,洪山也因为搞开发被占用了很多土地,人们把树砍掉,把山坡推平,开发区、新区、工业园纷纷拔地而起,就像是在洪山的脸上贴了一块块的补丁。

是墓园负责人刘经理带我们来的,我们三个男的工作就是为墓园刻墓碑,而惟一的女孩娇娜则是墓园的设计师。这个墓园是全市最奢华的阴宅,薪水奇高。但墓园的确有些可怕,在我们工作到第三周时,娇娜告诉我们一个可怕的事情,她说在墓园第四墓区的一个墓碑里有恐怖的歌声,我们听说后一个个感到毛骨悚然。

洪州的一些有识之士看到这样的问题,一直给政府写信呼吁保护洪江、保护洪山,但往往信如石沉大海,连个回音都没有,让这些人痛心疾首,可是,又有什么法子呢?现在各地都在抓经济,不搞开发,哪来的钱呢?

第四墓区在最北端,再往北就是高耸的栅栏和诡异重重的树林。夜深时,娇娜引导我们来到一个墓碑前,那墓碑富丽堂皇,从石阶到石碑全部用的是汉白玉,上边刻着王雪两个字。

这洪山风水好,所以,不管有钱的、没钱的洪州人,都想着自己百年之后能埋在了洪山上,可以荫庇子孙后代,有钱的呢,汉白玉做基础,修的坟墓就大一点,阔气一点,没钱的呢,哪怕是用破草席子卷吧卷吧,也要趁着天黑挖个深坑埋在洪山上。

那个墓碑寂静无声,可娇娜却抖如筛糠,她颤抖着指向那里。我把耳朵贴在墓碑上,我果然听到了墓碑里的歌声,那歌声时断时续,凄婉而惊悚。蔺强和胡双也都趴在墓碑上仔细地聆听,片刻,这两个20多岁的小伙子也吓得大惊失色。

所以,久而久之,这洪山上就有几块成片的坟地了,哪个年代的都有,唐宋元明清、民国、建国后的都有,混杂在一起。以前,坟地离老城还有段距离,这些年,城市扩张的很快,城市的边缘已经快挨着坟地了,活人跟死人开始争地方了。

这个墓碑太诡异了,我们都一口气跑回值班室,娇娜更是有些魂不附体了。

以前,这墓地除了清明热闹,平时也没人过来,可是,城市发展后,居民区,工厂差点都修到墓地了,周边也架上了路灯,反而有一些胆子大的在墓地活动了,有流浪汉,就在这墓地找个地方,就着墓碑用塑料搭个小棚子住下了,这个地方也没城管过来赶人,倒是安逸。有乞丐,白天到墓地对面的居民区乞讨,天黑了就回到墓地找块地方休息,也挺自在。也有的年轻人,谈恋爱,就专门挑着这黑咕隆咚的墓地钻,还有一些野鸳鸯,不知道是图省钱还是图刺激,也跑到这个地方厮混,这墓地倒是成了这些人的乐园了。当然,墓地毕竟是墓地嘛,大部分人还是忌讳的,大部分人还是胆子有限的,所以,虽然有人活动,但是,也没你想的那么热闹。

后来我们知道了墓主人叫王雪,她是三年前溺死的,当时只有21岁,王雪的父亲是当地的房地产商,这个墓碑足足花掉200万元钱。

2、

我们暗中调查了第四墓区,王雪的墓碑白天是正常的,可一过了午夜,就会出现歌声,那绝不是幻听。有人提议把这件事告诉刘经理,但娇娜却否定了:刘经理曾经告诫过我们,如果有哪个人故意散布危言耸听的恐怖言论,就会被公司开除。我们都理解刘经理的苦衷,这个地方最怕的就是鬼怪之类的谣传,否则公司的业务就会崩溃。

这天晚上,于建设和赵艳丽又一前一后的出了工厂的大门,他们两个是一对儿野鸳鸯,于建设是本地人是工厂的车间主任,赵艳丽是外省过来的,他们两个是在工厂认识的。

这于建设虽然是本地人,但是家所在的位置正好跟自己所在的工厂是对角线,来回一趟要两个多小时,于建设娶了一个母老虎,有事儿没事儿就咆哮他几句,所以,于建设故意找了一个距离家这么远的地方工作,为的是图个耳根子清净,所以他周一到周五都是吃住在工厂,只有周末才回一趟家看看孩子。

我们四个人值班的一天晚上,蔺强偷偷告诉我,他说胡双晚上经常偷偷去看那个墓碑,我很惊讶,他去那个可怕的地方干什么?

这赵艳丽,人长的很漂亮,她一进工厂分到了于建设的车间,于建设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就看上了她,没事儿总找赵艳丽聊天、谈心,通过谈心,他知道这赵艳丽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

娇娜睡在里屋,我们三个男的都睡在外屋。午夜时分,我看到了黑暗的房间有动静,一个黑影慢慢穿上衣服像幽灵一样溜出了屋子。我和蔺强马上起身跟了出去,夜幕中只有阴风和鬼影婆娑的树枝。胡双走在我们前边,他的动作很快,穿过一道道墓碑,一直到了第四墓区。在绿莹莹的夜光下,我们远远地看到了那个墓碑,而胡双站在墓碑前就像鬼一样,他弯着腰,剪影变成了一个夜幕下的爬行动物,砰地一声响,胡双突然消失了。我和蔺强大惊,来到墓碑前查看,根本没有胡双的影子。

赵艳丽家里很穷,她上面有个哥哥眼看着三十多了还打着光棍,家人没办法,就想着换亲。这换亲在赵艳丽家乡挺流行的,因为穷,外地女人不愿意嫁过来,本地人口比例又是男多女少,所以很多人娶不到媳妇儿,一辈子打光棍的大有人在,也不知道从什么是时候开始,有人想出了个天才的主义,我儿子没老婆,但是我儿子有妹妹,你儿子没老婆,但是你儿子有姐姐,那咱们两家结亲不就得了,两家的问题都解决了。所以,这换亲在赵艳丽家乡非常流行,当然,你要是家里又穷,又没有女儿,那你就只能自认倒霉,做好自己儿子打一辈子光棍的准备了。

胡双失踪了,后来刘经理也发现了胡双没来上班,他问我们,我们隐瞒了胡双消失的真实情况,我们说他可能是害怕这个工作环境辞职了,这里常常有人辞职。

赵艳丽本来打死都不愿意换亲的,因为这户人家的儿子不但比她大十岁,而且听说喜欢喝酒、脾气火爆,十里八乡都有名,这个火坑,赵艳丽当然不愿意跳。可她架不住自己的爸妈每天在她跟前长吁短叹,他哥哥每天拉长个脸,紧锁着眉头,连看赵艳丽一眼都不看,话更是一句也没有,特别是她妈,每天以泪洗面,哭着说自己家要断子绝孙了。

其实,我们隐藏胡双消失的秘密是因为一件事。娇娜曾说过,她自从发现那个可怕的墓碑后,偶然一次起夜看到了胡双曾经进到那个墓碑中,一定是那个墓碑里有值钱的东西,胡双见财起意去盗墓了,后来逃走了。

这赵艳丽不答应这门亲事儿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她有喜欢的人,就是刘二柱,可这刘二柱家比她家还穷,刘二柱是两兄弟,他只有个大哥,没有姐妹,所以,赵艳丽家人根本不同意她嫁给刘二柱。可是没过多久,僵局就被打破了,导火索是赵艳丽她妈喝了农药,幸亏发现的及时,送到镇上的医院洗胃才保住了一条命,这下子,赵艳丽没啥可说的了,只能答应了父母定下的这门亲事儿。

娇娜的话让我们隐瞒了胡双的秘密,而蔺强一直都喜欢看盗墓小说,所以他建议我们再去那个墓碑看看。

在结婚之前,赵艳丽专门找到刘二柱,跟他说,这辈子做不了一世夫妻,就做一夜夫妻吧,她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她欠父母一条命,明知道以后没有啥幸福可言了,但是为了父母,为了哥哥,她宁可牺牲自己,但,她也要对自己的爱情负责,她愿意把自己的处女之身给了二柱。就这样,赵艳丽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自己的爱情。

这夜,我们三个来到那个墓碑前,我无意中碰到了那个墓碑上
雪字中的一个点,突然,那诡异的墓碑后边裂开了一个洞,我和蔺强大惊,这里果然有机关,蔺强慢慢地爬进墓穴

终于,两家人换亲成功,除了赵艳丽,两家人都挺高兴。洞房花烛夜,赵艳丽的老公因为办宴席,喝了不少酒,上到床来,发现赵艳丽不是处女,暴跳如雷,对着赵艳丽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打的赵艳丽三天下不来床。

只听砰地一声,墓碑的暗道口突然合上了,就在这时,我的身后出现了一张诡异的脸,那脸带着狞笑,主人正是娇娜,她的手放在雪字的另一个点上,那是关闭暗道的开关。

从此以后,赵艳丽的生活开启了地狱模式,他老公一想起自己的老婆不是处女,就要喝闷酒,喝了闷酒就要打人,所以,赵艳丽三天两头挨打,她本想着一死了之,但是,又怕自己死了,自己会牵连父母和哥哥,所以,直到生下儿子之后,她知道,自己老公虽然不是人,但是还是挺疼自己的儿子,为了儿子,也不会做出有损她家人的事情,所以她趁机跑了出来,跑到了洪城,这个地方一个熟人都没有,不怕老公找过来,她看到招工广告,就进了这家工厂,从而认识了于建设。

两人各有一肚子的苦水,所以一来二去,两个人就走到了一起,当然,不敢明目张胆的在一起,一般都是下班在工厂食堂吃过晚饭后,于建设给赵艳丽使个眼色,赵艳丽心领神会,两个人就一前一后的走出工厂大门。

是娇娜第一个打开那个墓穴的,当她第一次听到墓碑歌声时,就对墓碑开始研究了。娇娜是墓碑设计师,她知道墓碑设计、墓室布局以及墓室排风的基本原理,所以她很快找到了藏在雪字中的按钮机关。娇娜独自打开暗道,暗道台阶下是一个10平方米的墓室,四周是考究的青砖墙,墙上点着冷色灯泡,一共21个灯,正好符合墓主王雪的年龄。墓室中间放着一个硕大的棺材,娇娜在棺材里发现大量的金银首饰陪葬品,就在她拿了一些陪葬品上来之后,遇到了胡双。胡双发现了娇娜在盗墓,以此为要挟,并且还占有了她,人财两得的胡双贪婪无厌还要继续盗墓。

两个人约会的地点就在墓地里面一个固定的地方,于建设用手机里面的手电筒照过墓碑,墓碑上的字显示这是清朝康熙年间的,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一是这个地方比较偏僻,不怕遇到工厂的工友,二是这个墓碑是夫妻合葬墓,老公正好姓于,妻子正好姓赵,也算是巧合,跟他们两个人的姓氏一样。

娇娜找到了我,她计划在胡双盗墓的时候把他关在里边,并且蔺强也知道那个墓碑歌声和胡双消失的秘密,一不做二不休,于是她又引诱蔺强去了墓地。在我的配合下,蔺强也被关在了墓里。那个小墓室的氧气十分有限,如果关掉里边的排风,一个人根本不能停留48小时,所以进了那个墓室必死无疑,这样我和娇娜便可以平分所得财物。

今晚,他们又来到老地方,抱在一起,亲吻着,说着悄悄话,突然,赵艳丽好像听到了什么,她说:“建设,你先别说话,你听,好像有什么声音?”

其实吸引我的并不是那些陪葬品,娇娜还告诉我了一个更大的秘密,她说她第一次进入密室里时,发现了另外一个秘密机关,它很可能是打开另一个密室的钥匙,说不定里边有更多的财宝。我心动了,也起了疑心,像娇娜这样贪婪心,机颇深的女孩,如果有密道财宝为什么不独吞?娇娜仿佛看出了我的疑窦,她说她也特别喜欢看盗墓小说,盗墓人有一个铁定的原则就是绝不能自己一个人盗墓,因为在没有人放风把门的情况下,一个人很容易被墓室机关害死。

于建设嘿嘿一笑:“这里都是死人,能有啥声音?”

娇娜的话让我背后发凉,蔺强和胡双不就是死于背后的危机吗?我同意了她的话,就在第三天的晚上我和娇娜便去了那个墓地。

赵艳丽说道:“真的,你听听。”

于建设以为赵艳丽担心有变态偷窥他们,就站了起来,朝周边睁大眼睛自己的看着,周边在月色下,倒也明亮,没有风,树也没有摇曳,所以,并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他说:“没啥呀,艳丽,你别疑神疑鬼的,自己吓唬自己。”

娇娜按下墓碑上的按钮,墓碑的下边裂开了一道缝,我却停住了脚步,我回头看了看娇娜,娇娜的脸上隐着惨绿的光,我心中一寒,身后的女孩突然变得异常可怕。

赵艳丽说:“不是,我真的听到什么声音了,建设,我听到砰砰砰的声音,就在附近。”

娇娜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她幽幽道:我天生不是个坏女孩,我只是想改变我的生活,所以我才到这个鬼地方来应聘,是胡双那个畜牲玷污了我,所以我才要报复,至于害死蔺强,我是没有办法的,一步走错了,步步都会错,如果再给我一个选择,我宁愿永远没到过这个鬼墓园来。她说的话很对,一步走错就再也不能回头了。

见赵艳丽说的如此的肯定,于建设也就屏住呼吸,竖起了耳朵。

可是,我还是不敢先进墓室,那张开血盆大口的墓室对我来说就像是一个鬼门关。

果然,他也隐隐约约的听到了“砰砰砰”声音,声音比较沉闷,但是就在附近。

你给我放风,我先进去!娇娜说完,鄙夷地看了我一眼,便鬼魅一样钻进墓室,我往四周看看,墓地外一片死静,我真的感到了恐惧,盗墓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你快下来,我找到了另一个机关。娇娜在里边喊着。

他突然感觉到有点害怕,因为声音好像是从他们所在的坟墓下方传过来的,他用手指指了指坟墓,赵艳丽也冲着他点了点头,看来,两个人这下子都听真切了,确实有声音。

我像鬼魂一样溜进了黑暗的墓室。昏暗狭窄的墓室里,娇娜站在棺材旁龇着牙笑着。

于建设蹲下身子,把耳朵贴到了了墓地覆盖的白玉石头上,这下子听得太真切了“砰、砰、砰”就像是人的心跳声,他惊恐的看了看赵艳丽,发现赵艳丽跟他一样也把耳朵贴着坟墓在听着,眼睛里写满了恐怖。

突然,墓室里传来了一阵细微的歌声。我和娇娜都震了一下,娇娜惊恐地看着我,显然,我们都忽略了一个相当可怕的问题,就是墓碑里的一阵阵可怕的歌声,那些声音到底是什么?我们感到了毛骨悚然。我慢慢地打开石棺的盖,棺材盖上边刻着一行字:入此墓者死!那字是用血一样的红漆写的。

“妈呀!”赵艳丽一声惊叫,把于建设差点吓尿了,两个人连滚带爬的往山下跑去,一刻都不敢停留,直接跑到了工厂,跑到了宿舍。

这个晚上,赵艳丽连衣服都没脱,澡都没洗,就爬上床,用被子蒙住了头。

宿舍的其他工友都被她这个反常的举动吓坏了,纷纷上前安慰,关切的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赵艳丽披头撒发的,露出脑袋,眼神充满了恐惧,指着墓地的方向,手指哆哆嗦嗦的,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有鬼!”

然后,“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3、

一夜之间,于建设和赵艳丽遇鬼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厂子,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焦点,有的人还添油加醋的说他们遇到了鬼,那个鬼长发披肩、绿眼睛,红嘴唇,舌头有一尺长,很快,厂子周边的人也都知道了墓地闹鬼的事情。

这天晚上,杨小伟、周挺、王辉几个狐朋狗友又在烧烤摊上喝啤酒,喝着喝着就聊起来墓地闹鬼的事情,周挺说:“听说那鬼就跟咱们在电影上看到的清朝的僵尸一模一样,穿着官服、戴着红顶子帽,脸煞白煞白的,走起路来一蹦一蹦的。”

王辉说:“对对对,这几天都传疯了,吓得很多人别说晚上,就是白天都不敢从那里经过了。”

杨小伟说:“那是他们胆子太小了,我告诉你们,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我啥都不怕。”

几个人一听他这么说不干了:“你别吹牛逼了,你要是真的有胆子,你敢在那个闹鬼的墓地旁边睡一个晚上么?”

杨小伟大声说道:“这有啥不敢的,老子顶天立地,啥都不怕。你们几个敢不敢打赌?”

几个人一起说道:“敢!赌什么?”

“我如果今天晚上在墓地睡一个晚上,你们每个人输给我1000块钱,如果我半夜了跑了,那我输给你们一人1000块钱,怎么样?公平吧。”

“公平是公平,那你怎么证明你在墓地睡了一个晚上?”

“这好办,一会儿咱们散了我就上去,你们可以随时拨打我电话,我开视频直播,让你们看,怎么样?”

“好嘞,你真牛逼,就这样定了。”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干杯,为咱们胆大包天的小伟。”

“干杯!”

几个人的啤酒杯碰在了一起,发出“咣”的一声。

杨小伟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其实,他是真不相信这时间上有鬼,不相信有鬼当然就不怕鬼,所以借着酒劲儿,就跟几个哥们儿打下这个赌。

杨小伟还不忘给家里的父亲母亲打了个电话,撒谎说今天晚上住在王辉家。像杨小伟这个年龄的年轻人,都喜欢在外面疯跑,夜不归宿,所以,他父母叮嘱了他几句,就挂了电话。

杨小伟几个人就雄赳赳气昂昂的出发了,很快到了山脚下,再往上走就是墓地了,晚上的墓地,一片寂静,很多石头墓碑掩映在树林和草丛中,在月光下照射下,显得有点突兀。周挺有点担心杨小伟:“小伟,行不行呀,要不算了吧,哥几个就是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真要在这里过夜呀?”

威尼斯官网网址,“我靠,周挺,你不是怕输了吧,怕兄弟明天赢你们每个人1000块钱?”

“哪里,我是担心你。”

“不用担心,没关系,哥们儿就是赢钱了,也拿出来请你们喝啤酒、吃烧烤,放心吧。”

见他这么说,周挺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他再说什么,反而真的是怕输钱一样。

所以几个人就跟小伟说:“那你可是悠着点,被硬撑着,不行的话就撤退。”

“哎呀,放心吧,你们回去吧,一会儿我给你们直播,你们就等着吧。”

说完,杨小伟就大踏步的上了山,留给几个人一个潇洒的背影,边走还学着电影中的镜头,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

几个人目送杨小伟上了山,也就散了,各回各家了。

杨小伟是本地人,小时候经常在这片墓地玩耍,从没有啥怪事儿发生过,他对这一带很熟悉,很快就找到了那个传说中的那个墓,传闻还真是一点也没有错,碑上的字显示这是清朝康熙年间的,男人姓于,女人姓赵。

杨小伟掏出手机,就以墓碑为背景开始自拍,因为光线太暗,他的闪光灯亮了,可以清楚的显示出墓碑上面的字迹,他把图片发到跟那几个朋友一起的微信群里,马上,就引来了一堆的“赞”。

杨小伟很得意,他坐了下来,开始玩手机。

打了把“王者荣耀”,虽然是4G的信号,但是在山上还是有点不稳定。

杨小伟担心手机电量不够,就没有再玩,想着一会儿留着电量开直播,不然没电的话,那几个小子怕是会赖账。

他正胡思乱想呢,突然,听到不知道哪里传来的隐约的“砰、砰、砰”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敲击着什么,又好像是人的心跳声,杨小伟不禁心头一紧,正在这个时候,他微信群的几个好友发起了视频通话,杨小伟接受了,他看到王辉他们几个人已经到家了,都躺在床上看他呢,他把镜头对着墓碑,然后说:“你们几个,明天上午记着去银行取钱,我赢定了。哈哈哈。”

几个人调侃他:“你别得意的太早,这还没12点呢。下半夜见,哈哈。”

跟朋友们视频结束,杨小伟靠着墓碑坐了下来,也许是头挨着墓碑了,他清清楚楚的听到了“砰、砰、砰”的声音从地下传出来,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幻听了,他堵上了耳朵,结果,声音消失了,等他又把耳朵放开,贴到墓碑上,那“砰、砰、砰”的声又传了出来。

杨小伟有点害怕了,这时候,酒劲也下去了,杨小伟的头脑清醒了很多,他有点后悔自己打赌了,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大傻逼,为了逞强,一个人跑到墓地睡觉,不是傻逼是什么?

他正心里发慌,胡思乱想呢,突然,远处的草丛中好像有沙沙的声音传过来,杨小伟屏住呼吸,他看到一个黑影,从远处慢慢的走了过来,他的心一抽一抽,有点疼,他紧张极了,喘不过气来,黑影越来越近,借着月光,杨小伟看到一个跟电影上一模一样的僵尸,官服、红顶戴帽子,他“啊”的一声大叫,捂着自己的胸口,露出痛苦的表情,慢慢倒在了墓碑旁……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