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荣退教授李欧梵先生赠书我校文学院

Posted by

世界著名学者李欧梵教授今年夏天从哈佛大学提前退休。在哈佛大学为他举行的盛大的荣退大会,他正式宣布,将其毕生收藏的中英文图书3500余册,悉数送给苏州大学文学院,一时在会议上传为佳话。现在这批图书已运抵苏州大学文学院,一批研究生放弃休息时间加班加点,现已初步完成分类编目,即将对师生开放。这批价值数万美元的图书,既有大量当代西方文学理论、文化理论的经典著作,也有大批港台和大陆的文学作品,与学术著作,及全套的《哈佛亚洲研究》、position等杂志,其中以有相当部分的图书均为作者签名本,殊为珍贵。由于李欧梵教授在海外中国文学研究界的崇高地位,海外汉学界、港台大陆学者的主要研究成果都囊括其中,很多著作都是国内只闻其名而未见其书的。这批图书涉及的学科以西方文学理论与中国现代文学为主,兼及古代文学比较文学等,文艺理论等等均被包括在内,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学术研究的信息资源,从而能够在一个较高的层面把握国际学术界的大致走向和动态,并对当今人们的价值判断理论获得更加深入的了解。除了推动促进学术研究的意义外,这批赠书还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在这批赠书中,有一部分是施蛰存先生以前赠与李欧梵先生的书,还有相当一部分是海外著名汉学家的签名赠送本,从这些签名本书籍里,我们或许可以管窥到知识界的互动过程。苏州大学文学院对这批赠书表示了高度的重视辟出专柜加以庋藏。为了更好的利用好这批珍贵的图书还专门成立了苏州大学现代中外文化关系研究所,由李欧梵先生任名誉所长,季进副教授任所长。研究所聘请了杜维明
、王德威
、乐黛云、钱古融、廖柄慧、汪晖、范伯群等海内外著名学者出任研究所的学术咨询委员并创办了现代中外文化关系研究所网站(www.zwwhgx.com)在学术界产生了良好的反响。哈佛大学图书馆
哈佛燕京图书馆,都曾对李欧梵教授的藏书表示了浓厚的兴趣,之所花落苏州大学文学院李欧梵教授是经过一番慎重而周全的考虑的,除了考虑他与季进博士的学术合作和私人情谊外主要是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方面,从学术资源的充分利用的角度来说,苏州大学现代中外文化关系研究所刚刚成立,硬件设施还有待充实,与其把这批书赠与学术资源相对比较丰富的哈佛燕京图书馆、
哈佛图书馆或者北大
、清华的图书馆还不如赠给苏州大学使它们在最大限度上发挥作用,促进各地研究的共同繁荣,提高学界的整体水平;另一方面,从个人学术研究的角度来说,李欧梵教授有意定期来研究所和青年学者进行一些具体课题的研究。这批图书放在这里将有利于研究工作的开展,自八十年代以来,学界的“主义热”一直没有认真过,各种理论你方唱罢我登场,大有攻城掠池气吞山河之势。“主义”固然重要,理论当然关键,但是如果一味的为了“主义”而“主义”往往会陷入理论中心主义的泥淖。这样一来难免会造成学术泡沫,给学术风气和学术氛围造成负面影响,严重的时候甚至会引起学术生产机制的恶性运行。李欧梵教授对此一直保持着警惕,他呼吁大家应该对文学作品文本本身给予充分的重视。脱离了文本的论述,无论结构多精巧,无论理论性逻辑性多强,恐怕也只是空中楼阁。李欧梵教授表示,他目前任教于香港中文大学,以后会经常赴苏州大学现代中外文化关系研究所,带领一批青年学者认真读一些文学作品,集中精力做一些文本细读的基础性工作,从文本出发展开研究,倡导一种细读式的批评风气。我们充分相信,李欧梵教授的这批赠书不仅丰富了文学院的学术资料建设,而且必将对文学院的教学与科研产生更大的推动作用。

威尼斯游戏网址,闲书易读。偶然在书柜里找到李欧梵先生的《我的哈佛岁月》,花点时间又翻阅一遍,忽然发现原本有不少哲理名言,虽已历经数年,却依然引人深思。由此亦可见,学术虽常学常新,却也有不少经得住岁月磨练的法则,愈久弥香。

李欧梵先生著作颇多,然从装饰而言我偏好该本。《上海摩登》的封面既无华光流丽之感,又难窥见淞沪繁华底下的那番风骨,而且学术文章读多了总有一本正经之感,倒不如来点随笔。可《清水湾畔的臆语》虽色彩明媚,却多显甜腻,尤其文风与封面之色调相去太远。《我的哈佛岁月》则简单平凡,以棕褐色为底,仅题中英文书名于上,简洁之余不失大气,亦可视为作者经历数年学术颠簸后的返璞归真。虽是随意比较,然读书人非仅乐于揣摩文字,书无品相可言,则道亦无心论及。

谈学论道之人,笔下文字不免严肃,而学界受西化所累,所书之文以他人不懂为荣,于是玄乎之语、绕口之文,不绝于纸,目前更有往网络空间拓展之势。欧梵先生的文字可爱,首在其不加修饰,随手拈来,尽管其自嘲为“下笔太快,粗制滥造”,但读者念来却不失乐趣,人物鲜活,栩栩如生。如先生多次写及在哈佛求学时,为能约会本科女生而想出的各种招数(当时先生在哈佛攻读研究生,而研究生在本科生的心目中却是地位低下,常难有成功之举,思之与今日中国校园恰好相反),包括晚饭后常到女子学院的图书馆读书阅人,见他人出双入对既羡慕又无奈。终于在舞会上厚着脸皮拉西洋师妹共舞,又在舞会后连打三次电话约会见面等等。读来颇有打破教授光环而重现普遍心理的窃喜。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