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科大新闻网-SARS不可怕 青春在飞扬——校园生活侧记

Posted by

春天来了,我们将怎样欢迎或礼赞她呢?古人说:“以鸟鸣春”,这可以算是自然对于春的贡献。而在这个非典肆虐的春天,好像我们能用的修饰词,除了震惊,就是感激了……
辅导员篇:
我们愿作同学的脊梁一间只有15平方米、狭小而简陋的办公室,谁也不会想到它就是指挥文法学院一千多名学生的中心枢纽。学校信息的下达、学生工作的安排……源源不断从这里发出。“山雨欲来风满楼”,非典的不期而至,让同学们陷入了恐慌之中。作为直接与广大同学沟通的学生工作干部,他们义无返顾地担负起全院学生的非典防治工作,用爱心、决心、耐心呵护着自己挚爱的学生……
一、我以我血荐诸生
随着疫情的发展,短信、网络、电话传来诸多谣言;大学校园里到处是戴着口罩的面孔。从未经历过这种紧张生活的同学们动摇了。
学院分团委书记兼学院01级、99级辅导员武冠雄老师及时走进学生宿舍,找班干部座谈,和同学聊天,及时传达学校、学院的指示和精神,要求同学们摆正态度,冷静面对“非典”。当一些同学问他“SARS病毒传播这么强,你在学校接触这么多人,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就不怕被传上?”时,他当即笑了,“我早已抱定‘我以我血荐诸生’的决心了,害怕什么?再说,这病也是可防可治的。”同学们都说他大无畏,他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应该的,职责嘛。”
为及时传达学校、学院指示,及时收集同学们的各种信息,也为了及时向同学们发放各种消毒物品,协助学院处理突发事件,文法学院于4月26日成立抗击“非典”志愿先锋队,50余名同学主动请命加入,武老师勇挑重担,负责一分队的工作,承担起为可能出现的SARS患者服务的职责。由于武老师身兼数职,特别是加上99级同学毕业在即,论文答辩、就业工作等事务繁多。武老师在学校、同学们间奔波,原本削瘦的他又平添了几分憔悴。当有人劝他“有些事情可以让其他人去做”时,他总是很严肃地说,“抗击非典是大事情,来不得半点马虎,为了学生的安全,我苦点累点没什么。”
二、我们是同学的乘务员
韩景超、吴瑜老师分别为MPA和研究生负责人,由于工作对象年龄较大,情况复杂,两位老师处处为同学考虑,设身处地为同学服务。为缓和同学们的紧张情绪,韩老师组建了一只“诗词歌赋小分队”,以纸为战场,以笔为武器,开辟抗击“非典”的“第二战场”。5月4日,文法学院“五四诗词朗诵会”在理化楼前草坪举行,韩老师既是导演又主持,同学们在古朴文风中鼓舞了斗志,坚定了信心。
作为辅导员,李志红、潘小俪老师始终以知心朋友的姿态为同学们服务。姜佳男老师是新生辅导员,她要不时接家长的电话,向他们解释学校的政策和防范措施,有的家长不理解学校做法,姜老师只能耐心讲解,来不得一点马虎。
秦涛老师为学工办信息员,专门负责各种信息汇总和上下传达。在抗击“非典”的斗争中,来自学校、学院的文件由他下发,同学们的意见、建议和思想动态等等都由他总结并向上级上报,学院开展的各项活动也由他负责记录、编辑。从早到晚,总能在办公室或其他地方看到他忙碌的身影,有人形容他的辛苦说“你的电脑都快爆了!”
广大的学生工作干部在抗击非典的火车头上为同学们开路引航。他们工作着、辛苦着,却也为学校的成绩鼓舞着、欣慰着。他们常说的就是:“我们是同学的乘务员,永远为他们服务是我们的责任。”
志愿者篇: 咱们的抗“非典”先锋队 非典肆虐 惊我校园 危我生命 扰我安全
文法精英 踊跃组团 临危而起 志愿向前 投身洪流 对抗非典 抛弃私利 吃苦争先
依靠科学 全员武装 消除恐惧 勇于赴险 服务全校 奋勇向前
4月26日,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一个崭新的集体诞生了,这个集体的成员不一定都是最优秀的,但却是最勇敢、最无私的。这就是文法学院抗击“非典”志愿先锋队。从那一天起,志愿先锋队就做好了服务大局、随时牺牲个人利益的准备;做好了与疫情作长期斗争的准备;做好了传达精神、阻止谣言传播的准备。
他们不仅是这样宣誓的,在实际行动中也是这样做的。
文法学院有两个专用的自习教室,每天晚上6:30,志愿者们早早来到教室,把门打开,进行消毒工作,并负责为上自习的同学提供饮用的纯净水;晚上,当所有上自习的同学都走了后,又是他们默默地留下,清扫教室,洒消毒水,把门窗关好。一天又一天,他们做着同样的工作,枯燥乏味,但他们没有任何怨言,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是一名光荣的志愿者。
校园封闭管理给同学们带来了很多麻烦。有的同学非常着急北图的书怎么还。学工办通知同学们把图书送到办公室,由学院集中处理,通知发出后一天,同学们就送来了四大箱书籍。还书的任务,既需要体力,也需要细心,同时还有一定的危险性,谁来承担这样的任务?志愿先锋队再次挺身而出,他们冒着可能在外面感染病毒的危险,到北图为全院同学还完了书。他们做的工作还很多很多……
同学篇 深夜,我们去三院
初春的夜晚,一切都沉醉在夜的寂静之中。14斋338宿舍却无论如何也静不下来,一位舍友腰部疼痛难忍,止痛药被大把的吞下也不见效,经多方咨询,只有送舍友去北医三院,在那极度恐慌的日子里,人人自危,就连宿舍外都成为活动的禁区,更别说去有SARS代名词的北医三院了,舍友李佳同学明白:送舍友去看病,离开学校,再返回学校,就意味着将要被隔离,但如果不去,则意味着更大的未知。看着蜷缩着身子的舍友,看着那惨白的面颊,抓着被角而抖动的指尖,李佳的心痛了,她毅然决然的站出来,陪舍友连夜赶往三院。
返校后,她们到三斋进行预防性集中休息。由于助人而被隔离,李佳心酸过,但她没有怨言,为了不让远方的父母为自己担心,李佳对父母撒了谎,说宿舍电话坏了,希望父母和自己手机联络。在那七天里,她默默的承担着因误解而产生的排斥、疏远、孤寂、酸楚以及近乎发疯的狂躁。一扇门隔绝了一切,有过泪水,但却渗入了被角;有过无奈,却将笑容挂在脸上;也曾狂躁,但却用冷静洗刷掉。这七天里,她为舍友打水、端饭、铺床,叮嘱舍友按时吃药,念书给她听,逗她开心以减轻疼痛的折磨,扶她走路作适当地锻炼……
那一扇门或许可以关住一切内心情感的波动,但在学院周一早操集会时,却分明听到同学们发自心底的掌声,看到那敬佩的眼神,感受到心灵深处迸发的呐喊。
从碧翠吐丝到而今的枝繁叶茂可能只是人生旅途中的一个片段,只是春的一个缩影,但青春飞扬的她却承担了这普通却不凡的片段。奉献并不注定意味着掌声与鲜花,但有时它却意味着拿生命的筹码作为赌注,正值青春的我们懂得了这一切。
那天,我骨折了……
“腾”的一声,我重重地摔在篮球场上,一瞬间半边身子麻木,动弹不得,一起打篮球的同学见势不妙,忙把我扶起。
“没事吧?”“要不要紧?去校医院看看吧!”一旁的阿迪卡关心道。
“有点疼,哎呦!”我转了一下手腕,一阵疼痛传遍全身。
“去校医院,拍个片子。”恩来不容置疑地说。
校医院里,擦洗、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要转院。
我的心往下一沉,我知道在这非常时期去北医三院意味着什么。我拿着转院证明,有点茫然,望着来回穿梭的门卫,还是决定和辅导员说一下。回到宿舍,同屋的兄弟们没说什么,纷纷安慰我,拿口罩的,拿手套的,问我钱带得够不够的,看着往日磕磕碰碰的舍友们,我的心不由一阵歉然。不一会儿,辅导员打来电话,嘱咐了我一些细节,叫我不要担心,先去三院,“善后事情”由他处理。我答应着,脑海中浮现出辅导员清瘦的面容。出门证明很快出来了,看着镜子里全副武装的我,颇有些壮士出行前的悲壮,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走了。”刚拉开宿舍门,“等等!”朝伟叫道。他走过来把他的手机塞到我兜里“有事好联系,恕我们不能亲自送你。”
“钱够吗?打的去吧!保险一点。”双儿边说边过来握了握我的手。
“好的。”我答应道,我的眼睛有点雾蒙蒙的。
挂号、问诊、拍片、打石膏,经过一番折腾,我终于逃离了三院。在回来的车上,我给辅导员发了条短信。辅导员告诉我,在同学们的强烈要求下,学校同意让我回宿舍,实行“内部隔离”。我的情绪有点不能自已。远远的看着辅导员和几名同学在门口焦急地徘徊,我用力眨了眨眼睛……
没有想象中的迟疑,他们一拥而上,从我手里夺过病历袋,簇拥着我回到宿舍。一系列的消毒之后,天已经黑了。辅导员嘱咐完之后,拖着疲惫的身躯走了。我突然意识到,他还没有吃饭。看着一桌子的苹果、香蕉,我深深自责自己的不细心。看着忙里忙外的舍友,我暗暗对自己说道:“我必须改改我的性情了……”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冷漠与偏见比病毒更可怕。惟有互相关怀,信任,我们才更可能更快地走出困境。“国际护士节”刚刚度过,最高尚的人非他们莫属。然而对我们来说最可爱、最值得信赖的人却是我们身边的同学、老师。或许对整个社会来说,我们算不上重要人物,但对于我们的父母,以及朋友来说,我们是。
结束语
有这样一种人,微笑着面对可能来临的危险,却依然将可贵的温暖送给他人。真的猛士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我们的辅导员、志愿者、身边的热心同学……他们才是真的猛士!
学生工作部、研究生工作部、文法学院

威尼斯官网网址,虽然“非典”病毒还在肆虐,但被限制在校园内的同学们却没有放弃对课业的坚持、对春天的热爱,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在证明,SARS不可怕!
增强体质 抵抗SARS
这几天到户外参加活动的学生明显增多,无论白天黑夜,参加运动的同学总是那么地高兴、自在。足球场以前是寸土寸金,现在则是寸金寸土。拼抢依旧凶狠,射门不减凌厉,喊声不断,跑动不停。篮球场也是人满为患,一个半场却有一个全场的人在玩。羽毛球绝对是最近卖得比较火的运动器材,只要有能停一辆帕萨特的地方,就有人在打羽毛球。长长的跑道上许多同学在慢跑,连记者认识的一位有“体育白痴”“盛誉”的同学,也是一身运动装,刚结束锻炼,从跑道上走了下来。学生活动中心北侧的广场上,法023班的同学们正在举行一个小小的“健身奥林匹克运动会”,羽毛球,花毽,足球,跳绳,男生女生身手都是那么轻盈、灵活。据团支部书记阎雪梅同学讲,今天下午她们早早就来到这里,全班同学基本上齐了。这是大家在用实际行动响应学校的倡仪,多参加户外活动,当然,也是不愿错过这大好春光。一位正在打羽毛球的同学大喊一声:“让非典来的更猛烈些吧!”,顿时,引来了周围同学善意的笑声。
年轻的心不会因为灾难而暗淡青春的活力。 坚持学习 珍惜时光
虽然很多大课采用停课不停学的方式,但是,同学们对“非典”并没有表现出过多地担心,仍然坚持上课、自习。每天都有很多同学说说笑笑地在逸夫楼进进出出。大课改小课后,教师坚持上课,学生认真听讲,并保证了一定的出勤率。
“你们上什么课啊?”一位刚下课的同学问另一位。“审计学。”“上课的人多吗?”“多啊,男生有去打球的,女生都去上课了,我们班女生很多的。”
教室里自习的人数并没有因为非典而冷清。正在逸夫教学楼自习的信息学院00级同学田志录说:“只要保持教室通风,平时加强体育锻炼,保持良好的心态,是不会被感染的。正好抓紧现在的机会,好好学习,把以前没有掌握好的知识融会贯通”。一位女同学说:“课少了,正好抓紧时间复习考研”。
讲究卫生 理性思考 记者问:“SARS带给大家最明显的变化是什么?”
同学们纷纷回答:“洗手的多了、清扫宿舍的多了、消毒水的味道多了、看新闻的多了、上网的多了、懂事的多了、回家的人少了!”
在灾难刚刚降临时,同学中间蔓延的是惊慌失措。随着学校采取了一系列积极有效的防控措施后,大家开始逐渐平静下来,用积极的行动配合学校的各项措施。一位平常在同学眼中怎么也长不大的女同学说:“现在也帮不了什么大忙,但我觉得保护好自己,就是在保护别人。”
连日来,疫情的发展和相关的新闻话题也成为同学们强烈关注的焦点,报栏、宣传栏、公告栏成为同学们新的聚集地。操场的大屏幕前,只要有节目播出,即便画面的色彩不太清晰,仍有大批的观众驻足观看。很多同学都说,现在埋怨的少了、积极行动的多了,国难当头,讲的是团结。
关爱互动 人心凝聚
几天来,同学之间、朋友之间、师生之间通过短信、电话不断传递着爱的信息,大家互相鼓励、互相支持,共同被亲情、友情所感动、激励。为送学生去三院就诊而被隔离的机械学院辅导员范普成说,“这几天慰问的手机短信特别多,我的手都按疼了,但是真的很感动”。住在三斋隔离区的材料学院分团委书记、辅导员李帅在隔离期间,仍然放不下自己的学生,给他们写了一封饱含深情的书信。全文如下:亲爱的同学们:
你们好吗?几天没有见到你们了,挺想你们的。因为特殊的原因我暂时和你们分开了,在这种紧要关头我的心仍和你们在一起,我们会一直战斗下去。为了夺取抗击非典这场战争的最后胜利,我想向同学们提出几点希望:
1.
严格执行学校防治非典的各项规定,配合学校、学院的工作,确保各项任务的落实;
2.
充分发挥党团员、学生干部的模范带头作用,在抗击“非典”这场战役中贡献力量,这也是特殊时期对大家的一次特殊考验;
3.
在这一时期特别要注意保护好自己,注意饮食,注意休息,按时测体温,有问题及时报告、及早处理;
4.
认真学习,坚守岗位,用最好的状态迎接英语四、六级考试,争取大家都能取得满意的成绩。
我自己的身体状况很好,相信很快就可以回到你们中间了。相信自己,相信学校和领导,只要大家团结一致、齐心协力,就一定可以取得抗击非典的最后胜利!
爱你们的辅导员 李 帅 2003年4月29日
同学们都在说,在抗击SARS的战斗中,我们亲眼看到辅导员不计安危、不辞辛苦冲到了最前面,他们才“是最可爱的人”!
到发稿时,李帅老师所带的119名同学只有一名在外地,其余同学,包括5名北京籍同学都按照学校的要求留在校园。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