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家要历练审美力

Posted by

文艺批评的“批评力”问题,既是关乎文艺批评的性质与功能的理论问题,也是关乎文艺批评实践效力的现实问题。

批评是建立在阅读之上的。在文学史上曾有过印象式批评、评点式批评,但不管哪一种,脱离了文本细读,则一切无从谈起。刘勰在《文心雕龙知音》中讲的披文入情及沿波讨源,虽幽必显,就是文本细读。对于批评家而言,他的一切关于艺术的思考和阐释,都只能从阅读做起,进入那个文本提供的世界,通过作家的描写和形容,细致地品味和体悟作家的用心立意。所以,负责任的批评必须深入文本,有感而发,才不乏真知灼见。

如此看来,文学批评的“批评力”问题,在现代文学批评的源头上便引起了重视并得到一定的探讨,然而在文学批评的实践进程中,“批评力”却实际上并不容易达到或发挥出来。从以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到的启示是,要形成或建立一定时代的“批评力”,需要一些基本条件。

一言以蔽之,批评也是一种创作,它有文体、温度与活力,在这里面,它必须渗透着批评家对文学的热爱、对生活的理解。

文艺批评;文艺;文学批评;精神价值;创造力

批评家只有历练了自身的审美力,获得了感受情感、细读人物与作者内心的能力,才有足够的资格去对作品、作品中的世界及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发言,才有可能获得文学批评技巧与文学理论上的进步与充实。

阿诺德论述文学批评的“批评力”问题,有这样几个主要观点:第一,在文学活动中,“创造力”固然重要,“批评力”也同样重要。创造力的运用及自由的创造活动,是人的真正的功能,人在创造中能找到他真正的幸福;而批评力也同样具有这种自由创造的功能,并且从中得到这种精神自由的幸福。第二,批评力的作用并不仅仅是以自由的创造证明自己,它的任务还在于帮助创造力的成长。具体而言,就是在它所涉及的知识领域内努力探寻事物本来的真面目,尽可能造成一种局势或精神气氛,建立一种思想的秩序,使最好的思想占了优势,从而使创造力能加以利用,让创造力在其中激动和成长,这样才有真正的文学创造的时代到来。第三,批评力的最重要的功能和作用,是创造出一个纯正和新鲜的思想潮流,在思想和精神氛围上影响文学的发展。他说:“批评的任务,正如我已经说过的,是只要知道世界上已被知道和想到的最好的东西,然后使这东西为大家所知道,从而创造出一个纯正和新鲜的思想的潮流。它的任务是,以坚定不移的忠诚,以应有的能力,来做这桩事;它的任务只限于此,至于有关实际后果以及实际应用的一切问题,则应完全抛弃……否则的话,批评不仅违反了自己的本质,而且只是继续着它一向在英国所蹈的故辙,并将必然错过今天所得到的机会。”他的意思是说,文学批评首先需要关注的,还不是那些具体而微的实际问题,而是当时代的思想潮流和精神价值的问题,因为它才在根本上影响创造力的激动和成长。在阿诺德看来,文学创造力所凭以活动的最重要的元素和材料仍然是思想,“文学所涉及的每一事物,都具有当时流行着的、那些最好的思想;无论如何我们可以肯定,在现代文学中,创造力如不运用这些最好的思想,便不可能显示出十分重要或成果丰富了。”不过,创造性的文学天才,并不直接在新思想的发现中表现自己,而是需要置身于某种精神气氛或思想秩序中,有着愉快的、兴奋的感受,直觉地对待这些思想,通过最为有效、动人的组合来呈现它们,用它们来制作美的作品。而要形成这种良好的精神气氛或思想秩序,那就无疑需要批评力来发挥作用。

细心的读者不难看出,当下报刊上的某些文学批评,充斥的是大量引经据典,旁征博引,拉大旗、作虎皮,糊弄人的文字。要么深奥晦涩,高深莫测;要么是流于浅泛,浮光掠影。尤其是一些学院式批评,往往以学术规范为终极学术目的,而忽略了文学批评所应具有的思想、精神与灵魂。

威尼斯游戏网址,阿诺德的这些重要思想观点,对后来西方现代文学批评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英国现代批评家托马斯·艾略特在《批评的功能》一文中,认为阿诺德对20世纪文学批评思想影响甚大,并且进一步阐述了他的一些思想观点,强调文学批评并不是一种以自身为目的的活动,它的目的在于对艺术品的解释和对鉴赏趣味的纠正。批评的重要功能,并不只在于对作家创作和作品进行“解释”,更重要的还在于对文学价值做出比较和“判断”,“我们必须判断什么是对我们有用的和什么不是”,这样才能对文学创造和鉴赏趣味产生积极的影响乃至引导的作用。

一个时代的文学批评,最大的功能是对一个时代文学价值的正面发现和阐释。而正面发现离不开审美感受,批评家应该从文本研究出发,发现、总结、升华出理论品质、理论内涵。这才是文学批评的创造力和创新性的体现。中国当代文学批评一度饱受诟病,究其薄弱、乏力的原因,不能不说与审美批评的缺失和混乱有关联。

文艺批评的“批评力”问题,既是关乎文艺批评的性质与功能的理论问题,也是关乎文艺批评实践效力的现实问题。这个问题最初是在19世纪中期由英国诗人和批评家马修·阿诺德提出来的。当时正处于西方现代文学批评观念的建立时期,人们对于文学批评的性质与功能认识不足,有人极力抬高文学创作而贬低文学批评,把“批评力”看得低于“创造力”。针对这样一种偏见,阿诺德写了《当代批评的功能》一文为文学批评辩护,其中就着重论述了“批评力”的问题。一个多世纪过去了,无论西方还是中国,文学批评经历了从现代到后现代的巨大变化,然而现在看来,阿诺德所论及的“批评力”问题依然存在,甚至可以说比过去的时代更为突出。特别是对于我国当代文艺批评而言,所存在的诸多问题都与之有关。因此,从“批评力”的视角来观照和透视我国当代文艺批评,也许可以获得一些新的认识和启示。

如何重建中国当代文学的审美批评?笔者认为,首先要调动整个心理功能,去感受、体验、理解作品,去捕捉美的印象和把握美的特征,并进而做出审美的判断和评价。只有这样,文艺批评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审美批评,才有可能引导读者去发现美、欣赏美、理解美,从而最大限度地获得美的情感、美的愉悦。其次,要充分学习古今中外的审美批评经验,在学习借鉴的基础上,重新整合、丰富发展新的审美批评体系并使之系统化。除此之外,还必须重视对具体的文学文本的细读。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