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亲朋好朋友?

Posted by

小说

自从记事起到现在,我印象中干得最多的家务活,就是洗碗。

 
 为了不被母亲骂一天,在家待业一年的庄周提议搞卫生,洗好抹布倒好水,擦第一个柜子是在里面找到一个用纸巾包住的小导管。两个人围着观看,面面相觑,内心都有了猜测,不敢开口。继续擦柜子,面色沉重。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一位职业洗碗手,洗得又快又干净。这么高超的技艺和成熟的手法,应该是父亲教的。

   楼下传来开门声,父亲回来了。母亲让父亲上楼,“这什么” “我怎么知道”
“不是你的 是我的还是你孩子的”……“你要死就去外面的,别害我们”
“别吵了,是小陈的” “小陈的你带回家干嘛,你是不是在吸毒”
“神经病我吸什么毒”父亲喊完拿着东西就气冲冲下楼。母亲在后面喊“我会报警的,你一个人去死,不要害我们,你这个畜牲,我这辈子都被你害死了……”停了一会,母亲喊庄周赶紧去看看父亲去哪里了“他是不是把东西给扔了”庄周走到门口,父亲回来了,庄周一句话都没说,在家啃老一年里不断被骂,他现在已经习惯不说话了,每个人都可以突然骂他。

之所以用“应该”这个词,是因为我也忘记了到底到底是谁教我洗碗的,但是我记得以前读高中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吃完饭我在客厅坐着,父亲走进客厅,明知故问的问我:“你在干嘛?”

 
 母亲冲下来,“东西呢?”“扔了”“你给我找出来”母亲捏着父亲胳膊发疯似的喊“我已经报警了,你去死吧,求求你别再害我们了”
“别发神经了,就是抽烟的”
“你刚刚说是小陈的,现在又说是抽烟的,你到底有没有真话”
“我不跟你说了,爱信不信。”父亲转身就走到客厅看电视,母亲不断咒骂,意识到父亲不说话后停下来拿手机搜索,然后发抖的把手机举到父亲面前“是不是这个,还抽烟,我受够了,你孩子都以为你是个好父亲,一直说爸爸好,觉得我泼辣,我心里苦说不出,庄周,我今天告诉你,你爸吃喝嫖赌毒样样精通,嫖娼都几次了,我这辈子……”父亲打断她“别乱说了,不是我的”
又是尖叫咒骂。庄周默默的看着,像一个电视观众,对父母,对一切他都淡淡的,他已经习惯失败了,不管是工作还是家庭,他的生活都是一团糟的。

“我就坐着,没干嘛啊”,我刚开始还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父亲套路深。

   
一下午的咒骂让他脑子疼,母亲还一个劲让他问父亲,他一点都不想加入这场争吵,他说什么都会被骂,他绝望的想“你们吵吧,这样就不会骂我了”。

“哦,没事干是吧,没事干的话……没事干就去把碗洗了吧……”

   
 妹妹放学回来,五点放学的她总是在七点半才到家,说了很多遍永远不耐烦说知道了,然后继续那么晚回家。母亲停止了争吵,准备烧面吃。妹妹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父亲看电视,庄周不知所措继续假装看书,妹妹嘲讽说“毕业了还看书啊”
空气都尴尬凝结。晚饭后,妹妹拿出三十七的试卷让父母签字,母亲骂她“考那么差,你哥以前成绩没那么差”“成绩好有什么用,还不是找不到工作”庄周脸爆红,不敢抬头。

后来,又有一天,吃完饭我在客厅玩手机,父亲走过来看见我在玩手机,又问我:“你在干嘛?”

   
吃完饭,庄周洗碗慢慢洗拖到十点多,他们该睡觉了,那是他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候,终于可以躲进房间,凌晨三点他还是没睡着,突然大哭又不敢出声“让我被车撞死吧,让我死吧。”

我头也不抬的回答:“玩手机呀”。

“吃完饭就这样窝在椅子上对肠胃不好,吃完饭要休息,不能用脑,让胃专心去消化食物,来来来,先去把碗洗了,洗完再来玩手机就差不多了。”

再后来,再有一天,吃完饭我在客厅坐着,父亲又过来明知故问:“你在干嘛?”

我知道又要抓我去洗碗,忙说:“我在坐着啊,但是我没空我要去学习了。”

父亲说:“学习是好事,但是也要劳逸结合,学习一段时间就要让大脑休息一下,不能一直学习不休息知道吗?”

我瞬间满满的感动,终于相信我是亲生的,而不是母亲20年前去买豆腐的时候在河边捡的。这还没感动完呢,父亲又开口了:

威尼斯网址,“来来来,先去把碗洗了吧,洗碗不用脑的,刚好让大脑有时间休息一下。”

我觉得我真的有可能是我妈20年前在河边捡的……

所以伴随我初中和高中的,除了读书,还有洗碗。理想是每天放学骑着单车回到家吃完饭有手机可以玩,现实是在吃完饭和玩手机之间,还隔着洗碗盆里那几个没洗的碗。那几个盛起家里五口人的米,还有我读书时光的薄薄的碗。

那个时候的洗碗,是我的任务,是我和父亲间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直至现在,我回到家的时候依旧是需要洗碗的。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冰箱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吃的,第二件事就是看看碗洗了没,还没洗就帮忙把碗洗了。

现在想来,洗碗好像是家庭里一条无形的纽带,把家里每个人连接在了一起,就像一门独家技艺,由上而下口传心授。我记得奶奶以前也洗过碗,但是印象很模糊,记忆中她种地比较多。

前几天要回来广州的时候,我回家收拾东西,特地买了一把修剪树木的大剪刀回去。家后面有个园子,是我儿时的乐园,也是奶奶牵挂了大半辈子的一亩三分地,四时瓜果不断。前几年,奶奶得了脑萎缩,一下子失去了自由行动的能力,后面园子也开始荒废,疯长的荒草像岁月一样无情,占据了园子里的每一个角落。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