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体公民时事批评:有文化高度,方成超级高校

Posted by

“有几个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今天向大家求教。”“如何提高高等教育质量?高校如何办出自己的特色?”近日,面对6位并肩而坐的大学校长和教育专家,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说出了在心里盘桓已久的问题。(新华网11月28日)

“软实力”才是决定大学高度的关键。扎根中国大地办大学,拥有精神高地和文化底蕴的大学,才能成为“世界一流”

可以说,温总理的这几个问题道出了当前高等教育发展的瓶颈,确实值得我们思考。

“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哈佛、牛津……但会有第一个北大、清华。”五四青年节,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的讲话,引起了教育界乃至社会各界的热议。一句“扎根中国大地办大学”的办学思路,更是引起不少人的共鸣。

不知从何时起,从大学的“扩招”到“圈地”,从“收费教育”到“教育产业化”,一些大学在建设一流大学的进程中逐渐迷失了自己的角色定位,一个突出的表现就是失去理性的随波逐流行为。比如,脱离高等教育的本质特点和规律,不顾学校的具体定位,盲目追求办学层次的提高和规模扩张,有人甚至戏称这为“教育大跃进”;教师工作考核评价企业化,使教师科研变得肤浅和急功近利,不利于重大科研成果的产生;教学活动只重视教书而不注重育人,视教学过程为完成工作量和谋生的一种手段,忽视课堂45分钟的神圣使命等等。一些校长认为,在建设一流大学的进程中,中国大学亟待走出“重大楼轻大师”、“重数量轻质量”、“重分数轻能力”这三大误区。

成为“世界一流”,是许多大学的共同梦想。但纵观全球,能担得起“世界一流”的那些名校,谁是别人的翻版?谁又靠“第二个某某”来享誉?北大、清华能否成为世上“第一个”,成为与哈佛、牛津齐名甚至更有名的“这一个”,某种意义上说,正是对中国高校办学思路与价值取向提出了更高要求。

笔者认为,大学角色定位迷失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大学精神的扭曲,过于强调大学的工具价值而忽视了大学的本体价值。

什么样的大学才当得起“世界一流”?不同的人、不同的学校有着各自的答案,但清华老校长梅贻琦先生的一句名言被一致认同——“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一流大学光有过硬的硬件还不够,还得有优秀的人才、深厚的文化、高尚的品质。“软实力”才是决定大学高度的关键。

威尼斯官网网址,何为大学精神?自1816年宏堡创建柏林大学,学术进入大学殿堂开始,现代大学精神就可以简单概括为这样一句话:大学是求真而不是求利的。大学精神,一定要有孙中山先生所说的“学生要立志做大事,不要做大官”的胸怀和气度,一定要有陈寅恪所说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学术氛围。

然而,这样的道理,不少人尤其是一些大学管理者并未真正理解,反而抱着“大楼逻辑”一路狂奔、陷入歧途。君不见,一些地方的大学城动辄圈地成千上万亩,外观豪华的教学楼和实验楼拔地而起,一些高校盘子不厌其大、人数不怕其多,患上了“巨人症”。凡此种种“土豪”式做法,说明在一些人看来,“世界一流”不过是钱多、地广、楼高、派头足。这不仅有违世界上先进的办学治学经验,更与教育规律背道而驰。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