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文学经典 回望光辉历程 大力培根铸魂——光明日报“新中国文学记忆”座谈会发言摘登_光明网

Posted by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发表5周年。在此重要时间节点,光明日报在《光明文化周末》推出24期“新中国文学记忆”特刊,每期以两个整版打通的篇幅,梳理新中国文学经典,反映70年伟大成就,取得良好社会反响。在该特刊收官之际,光明日报12月17日举行“新中国文学记忆”座谈会,邀请专家学者对该系列进行总结,并为光明日报如何进一步办好文艺专刊集思广益。我们现刊发本次座谈会的发言摘登,以飨读者。

原标题:中国前行需要文学力量的推动    “新中国文学记忆”系列文章的刊发,是作为知识分子精神家园的光明日报在文艺宣传上的一次创新。    总结新中国文学70年成就,我们首先要把新中国文学的历史传统讲清楚,将我们的文化积淀讲清楚。我曾经跟随已故的朱寨先生研究中国当代文学思潮史,他说,新中国的文学史就是一部关于作家、作品,包括评论家的历史。因此,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用24期、48个版面对经典作品、经典作家进行宣传、再现、评价,并且把这些作品创作的时代氛围、历史条件和造成的巨大影响回顾一番,是极具历史感的、极好的纪念方式。    “新中国文学记忆”形象地展示了新中国发展历史上文学的推动力量——文学作为一种精神能源,推动着新中国不断前进,这超越了文学自身的意义,是整个新中国历史进程的科学总结。所以,“新中国文学记忆”值得在光明日报的历史上大书一笔,也应在新中国的新闻史上记上一笔。    “新中国文学记忆”也为我们知识分子的报纸提供了一条成功经验,今后每逢重大节庆都可精心谋划推出这样版面,相信也会产生这样的宣传效果。    说到新中国文学记忆也不应少了评论家,如何其芳、冯牧、朱寨……许多重要的作家、作品之所以能产生重大的影响,都来自评论家的推介,比如谌容、刘心武、蒋子龙。朱寨先生的一篇评《人到中年》的文章,确定了这部作品在中国新时期文学史上的地位;当年蒋子龙携《乔厂长上任记》来到北京时心情颇为紧张,冯牧先生在北沙滩2号主持召开会议,对《乔厂长上任记》进行讨论。我们应该有一个版面来介绍一些已经为历史和人民检验了的、有定力的文学评论家。    总之,看了“新中国文学记忆”的这些文章,我很兴奋,很振奋。确实如王蒙先生所说,这一系列文章增加了光明日报的亲和力——光明日报是为作家和艺术家说话的,是团结我们知识分子的,是我们知识分子的精神家园。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 仲呈祥)

为文学艺术的良好生态提供平台

张政

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新中国70年的文学长廊中,有很多脍炙人口的佳作,珍藏在国人记忆中。“新中国文学记忆”特刊从这些产生过重要影响的文学作品的角度,反映了新中国70年取得的辉煌成就。这一特刊,不仅是新中国文学艺术取得的骄人成果的一次展示,也是中华民族筚路蓝缕、艰苦奋斗的历史记录,是中国人民勤劳智慧的集中体现,更是深入、生动解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尤其是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重要论述的成功实践。

“新中国文学记忆”特刊不限于专业领域,面向各行各业读者,以对历史的回望,对作品的重读,对文坛旧事的重拾,和广大读者一起,重温那一份温暖的记忆,产生了深入人心的宣传效果。“新中国文学记忆”特刊坚持多渠道传播,产生了广泛影响,赢得了良好口碑,形成了品牌效应,在主流新闻媒体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宣传热潮中别具一格。

文学一直是光明日报关注的重要领域。70年来,很多文学艺术家都曾在这里发表作品,比如王蒙先生的《〈青春万岁〉后记》就发表在1979年1月21日的光明日报。光明日报也见证并参与了新中国文学发展的辉煌历程。经过70年的深耕厚植,久久为功,光明日报已成为宣介党的文艺思想、团结联系服务广大文学艺术家的重要阵地。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加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在新的征程上,文艺的作用不可替代,文艺的发展天高地阔,光明日报在文艺报道方面也将大有可为。我们将深入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自觉承担起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继续坚持思想文化大报的优势,坚持卡点卡位、同频共振,发挥党联系文艺工作者的桥梁纽带作用,为文学艺术的良好生态提供平台,多作贡献。

我们的文学扬眉吐气了一回

王蒙

“新中国文学记忆”这一系列文章发表得非常成功,气势大,延续时间长,所占版面突出。其中既有对具体作品的论述、对作者创作过程和当时所处时代的回忆,还介绍了出版、翻译等传播情况,并配发了大量照片。在我的记忆里,没有一张大报能在这么长的时间里,用这么大的篇幅、这么强的力量来介绍我们共同的“文学记忆”,包括外国——《纽约时报》没有,《泰晤士报》没有,《真理报》也没有。这件事极有意义,尤其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历史节点上。

这显然也是文学界的一件大事。当下,文学受到新媒体的挑战,读文学的受众显然比看手机的少多了,而报纸即使谈论文艺也大多在谈论娱乐,很少谈文学。在老百姓心里,似乎形成了某种看法,认为现在没有好的文学作品。光明日报“新中国文学记忆”特刊刊发的这一系列文章,让我们的文学扬眉吐气了一回——特刊从毛泽东诗词谈起,一直到金庸的《射雕英雄传》、刘慈欣的科幻小说《三体》等,展现了新中国文学的伟大成就。

除了这24期介绍的作家作品,还有许多作家作品也值得我们记忆:谈到诗歌不能漏了郭小川;小说应提到《李自成》、《红旗谱》《红日》《野火春风斗古城》等;孙犁的地位特别重要,不可遗漏;改革开放后的张贤亮、王安忆、贾平凹、迟子建也应有一席之地;还有儿童文学、少数民族文学……当然,想在24期的版面里完整地呈现这些内容是不可能的,将来还可以慢慢弥补。

我很欣赏用通版的形式来评论一部作品、一个作家——我想,今后是否可以在“六一”时用这样的形式谈两期儿童文学,或者在年底回顾这一年里的文学大事时做几期特刊。

总之,“新中国文学记忆”的策划是件很有意义的事,能够让我们感觉跟光明日报更亲近了,光明日报确实是一份知识分子的报纸,是一份关心文教的报纸,是一份有魄力有影响力的报纸。谢谢光明日报!

中国前行需要文学力量的推动

仲呈祥

“新中国文学记忆”系列文章的刊发,是作为知识分子精神家园的光明日报在文艺宣传上的一次创新。

总结新中国文学70年成就,我们首先要把新中国文学的历史传统讲清楚,将我们的文化积淀讲清楚。我曾经跟随已故的朱寨先生研究中国当代文学思潮史,他说,新中国的文学史就是一部关于作家、作品,包括评论家的历史。因此,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用24期、48个版面对经典作品、经典作家进行宣传、再现、评价,并且把这些作品创作的时代氛围、历史条件和造成的巨大影响回顾一番,是极具历史感的、极好的纪念方式。

“新中国文学记忆”形象地展示了新中国发展历史上文学的推动力量——文学作为一种精神能源,推动着新中国不断前进,这超越了文学自身的意义,是整个新中国历史进程的科学总结。所以,“新中国文学记忆”值得在光明日报的历史上大书一笔,也应在新中国的新闻史上记上一笔。

“新中国文学记忆”也为我们知识分子的报纸提供了一条成功经验,今后每逢重大节庆都可精心谋划推出这样版面,相信也会产生这样的宣传效果。

威尼斯游戏网址,说到新中国文学记忆也不应少了评论家,如何其芳、冯牧、朱寨……许多重要的作家、作品之所以能产生重大的影响,都来自评论家的推介,比如谌容、刘心武、蒋子龙。朱寨先生的一篇评《人到中年》的文章,确定了这部作品在中国新时期文学史上的地位;当年蒋子龙携《乔厂长上任记》来到北京时心情颇为紧张,冯牧先生在北沙滩2号主持召开会议,对《乔厂长上任记》进行讨论。我们应该有一个版面来介绍一些已经为历史和人民检验了的、有定力的文学评论家。

总之,看了“新中国文学记忆”的这些文章,我很兴奋,很振奋。确实如王蒙先生所说,这一系列文章增加了光明日报的亲和力——光明日报是为作家和艺术家说话的,是团结我们知识分子的,是我们知识分子的精神家园。

以新颖的文体总结历史

阎晶明

作为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家园,光明日报从来都是中国作家和中国文学工作者的必读报纸。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光明日报推出24期“新中国文学记忆”特刊,在广大读者中特别是文学界产生了非常广泛的影响。

这一特刊成系列成规模,内容涵盖了文学创作的各个门类,但版面编辑的体例仍能做到相对一致,构成鲜明的特色,既体现整体性,又有形成系列性。同时,特刊既强调文学性,也注重学术性。每期特刊不光是讲故事,讲“文学记忆”,还有一定的学术含量。文章所选择的角度,既强调作家作品的思想性,也对艺术价值、艺术地位给出了评价。

擦亮新中国文学70年文学历史的闪光点是特刊的整体风格和统一追求。在某种意义上讲,这些文章兼具文学理论、文学史研究、文学批评以及专题新闻的特点,是各种文体的糅合,史家视野、理论深度、批评的敏锐、新闻通讯的笔法,形成了一种风格。作者、编辑都很用心。

特刊呈现了中国文学70年的发展历史,也反映了70年来中国社会发展的多个侧面。许多文章突出“文学记忆”的特点,并非学究式、掉书袋的写法,而是以真切的笔法体现作家创作的动人一面,突出表现作家情怀、作家的创作、作品的价值和地位、创作背景、创作过程,以及作品所产生的社会反响。

在对中国当代文学70年的梳理过程中,“文学记忆”当然不是按照年表一年选一篇地进行,而是在看似跳跃式的选择中贯穿一条主题线索,即在新中国历史进程中,文学如何表现了中国人民的生活,记录了人们的情感变迁,社会生活与作家创作进行过怎样的互动。

希望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特刊的形式以及风格可以保持下去。这不但对总结梳理文学史有帮助,假以时日,对文学研究、文学批评、文学史写作都会是一种启发。如何做到既有鲜活度,又有历史感、有理论性,这正是很长时间以来批评界和文学理论界所讨论、反思和呼吁的。

一篇报告文学推动时代进步

周明

近年来,对上世纪80年代文学的研究不断深入。以唤醒记忆的方式对历史进行回溯,你会发现80年代文化的氛围与精神是多么迷人,多么魅力无穷。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光明日报在半年的时间里推出了一个闪亮的特刊——“新中国文学记忆”,撷取70年来新中国文坛的经典作品,其中就有40年前发表、如今依然常常被人们谈及和称赞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

在新时期,报告文学作为异军突起的文学生力军,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这就不由得让人感慨,一篇作品因为遇到一个合宜的时代,迸发出了多么巨大的正能量。这离不开国家的政治大环境,离不开作家自身的努力。徐迟《哥德巴赫猜想》的成功证明了这一点。

回想40年前,《哥德巴赫猜想》发表后,可谓家喻户晓,洛阳纸贵,它所创造的轰动效应,我至今记忆犹新。随着陈景润的故事的传播,类似“哥德巴赫猜想”这样枯燥的课题,成为青年人奋斗的目标,学科学、讲科学、研究科学、用科学,在新时期的青年中蔚然成风。“向科学进军”“做有作为的知识分子”成为最鼓舞人心的口号。更令全社会振奋的是,知识分子开始获得应有的尊重和社会地位。同时,这篇作品对中国当时倡导的思想解放、拨乱反正大潮发挥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人民文学》组织这篇报告文学缘于当时中央提出“四个现代化”的奋斗目标,国家需要知识,需要知识分子。在这个时代背景下,党中央决定召开全国科学大会,动员和组织科学家的智慧力量,投入祖国“四个现代化”的建设。

《哥德巴赫猜想》的发表也使报告文学创作蔚为大观,一部作品带出了一批作家。由于徐迟的影响,许多活跃在第一线的诗人、散文家、小说家、新闻记者纷纷投入报告文学的队伍,拿起笔从事报告文学创作。实力派的作家们在后来的岁月里发表和出版了大量优秀的报告文学作品,报告文学的队伍迅速壮大。这是我们难以忘怀的共同的文学记忆。

坚持中国气派和民族风格

朱向前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们这一群拿笔的队伍也不甘人后,热情地以笔为歌,热烈地加入这一个宏大的为祖国庆生的大合唱之中。其中,光明日报隆重推出的24期48版的“新中国文学记忆”特刊,其规模之大、规格之高、影响之巨、口碑之甚,都堪称翘楚。

我有幸撰写了开栏文章《这个诗人的诗魂,正是新中国的诗魂》和第19期关于莫言的《红高粱》一文。以我个人的体会,我首先要称赞光明日报的大手笔——第一,敢于用空前疏朗而不流于空洞,无比豪气而又十分贴切的版面设计,给人以巨大的视觉冲击力;第二,24期选题也是一部浓缩了的70年新中国文学史。

编者把毛泽东诗词选为开篇是很合理的。毛泽东诗词虽创作于新中国成立之前,但是毛泽东诗词为中国革命文学奠定了鲜明的主题,这就是“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的豪迈,就是“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坚定,就是“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决心,就是“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自信,就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先声!也正因此,毛泽东诗词才能从20世纪穿越而来,震响百年,走向未来!

最后,还要提及的是毛泽东对中国文艺作品的希望:中国气派,民族风格,为老百姓喜闻乐见。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他作诗词尽量少用典或者多用通典,甚至不惜违反中国书法通则,但凡书写自己诗词时大都特意加上标点符号,目的就是一个,让老百姓看懂。他这个看似普通的、要求不高的希望值得今天的我们深思:为什么在回顾70年时,我们总是首先想起《林海雪原》《青春之歌》《红岩》这些老少咸宜、脍炙人口的小说,特别是在西风席卷中反复遇冷而最终赢得读者的《平凡的世界》?个中深昧,不可不察。

呈现我们民族的精气神

何向阳

光明日报“新中国文学记忆”特刊气势宏大,眼光独到,图文并茂,专业性强,体例也独特,把回忆录、述评、文献、传播影响、图片这五大要素统一在一张报纸的两个版面上,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推出,有力地营造了团结奋进的氛围,同时以生动的图文呈现了新中国70年我们的作家如何团结在党的周围,礼赞自己的人民,如何热爱祖国,如何富于创造地在新中国的每个历史时期贡献自己的思想智慧和艺术才华。这是一种走心的呈现,展现了新中国几代作家的风采,这些经典作品之所以成为经典,在于它们是与时代同行、与人民同心的,这样的文学生长其实也是一种民族文化的养成。这个栏目呈现了我们民族的精气神,而这精气神的书写者和创造者们,作为时代进步的敏感者和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他们的精气神也得到了呈现,他们理应受到人民的尊崇。看到这些文章,我们对新中国的热爱就加深了一层,对新中国优秀儿女的热爱也加深了一层。正因为有这么杰出的儿女,所以这个民族是不可战胜的。

光明日报作为在知识界深具影响力的报纸,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5周年这样一个节点上,把文艺队伍、作家队伍在历史长河当中创造的经典作品用“文学记忆”的方式打捞上来,呈现在更广大的读者面前,使其价值被后人所尊重和认识,这个工作不仅起到了凝心聚力的作用,还对文学进一步经典化和受众普及化作出贡献。虽然这个栏目不可能囊括新中国70年文学的发展并对其作全景式的概观,但是它确实生动地展现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对我们民族精神的提升起到重要作用的作家和作品,并且以鲜活的笔法告知后人,什么是我们应该爱护和秉承的价值观。这是一个大手笔,它的历史意义是非常深远的。

在经典重温中回望光辉历程

白烨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