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官网网址 1

万勇:苦累犹乐其中_学者笔谈

Posted by

  [编者按]
继2011年上半年推出“身边的感动”系列报道受到广泛好评后,从2011年10月起,我们推出了新栏目“学者笔谈”。本栏目将陆续推出一批我校有影响的学者,重点展示他们在人才培养、科学研究、服务社会和文化传承与创新等方面的观点和见解、思路和做法及理论和实践,旨在弘扬科学精神,激荡人文情怀,回归学术本位,浓郁学术气象,全面提升交大学术的影响力和传播力。

  ■
对一个学者而言,才学固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应该是品德。正如交大老校长唐文治所言:“欲成第一等学问、事业、人才,必先砥砺第一等品行”。

  ■
如果若干年以后,你成了著名学者,别人可能会对你年轻时发表的文章比较感兴趣;如果现在不注意,为了争些虚名,发表了一些比较差的文章,以后会影响你的声誉,到那时你就会追悔莫及。

  ■
应当为自己的未来做一个清晰的规划,规划包括短期、中期和长期目标。以这些目标为中心,确定自己每一阶段应该做什么,与此无关的事情应该舍弃。

  ■“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年轻人当然应当尊重学界前辈,但在学术上大家都是平等的。要敢于挑战权威,但前提是必须要作认真扎实的研究。

  ■
美好的明天要靠我们来创造,因此一定要朝气蓬勃,敢于担当,有一股精、气、神,不能怨天尤人,蹉跎了青春。

威尼斯官网网址 1

  学术之旅的起点,扎实而行

  我非常幸运,在求学的早期阶段,有幸得到多位名师的指导,这为我日后的学习与研究打下了较好的基础。

  郭寿康教授是我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期间的导师,他是唯一一位参加了1982年《商标法》、1984年《专利法》和1990年《著作权法》三部重要知识产权法律起草的专家,也是国内最具国际视野的资深学者之一。他是1981年国际促进知识产权教学研究学会(ATRIP)的创立人之一,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在亚洲地区唯一的版权与邻接权教席的主持人。

  我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学习期间,每次有重要的国际研讨会,郭寿康教授都会积极创造机会让我参加,这使我能够及时了解国际知识产权领域的最新动态。为了使我更好地开展学习、研究,2005年,郭老师向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所的前所长,被誉为“欧洲专利教皇”的斯特劳斯教授推荐了我,使我顺利获得了Max-Planck-Gesellschaft
Fellowship,赴德做访问研究。

  我清楚地记得,在赴德之前,在郭老师家中,他为我详细介绍了他之前在马普研究所从事研究的情况。临走前,郭老师还给我一本他当年用的德文版《马克思选集》。他说:“给你这本书,你结合中文译本,对照德语文本,可以很好地学习德语,同时也能学习马克思的经典文献,一举两得,我当年就是这样学德语的”。回去后打开书一看,发现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郭老师当年学习德文的笔记。现在,这本书一直放在我书架最醒目的位置,时刻鞭策着自己。

  在我博士毕业来交大工作之前,郭老师又与我长谈了近三个小时,叮嘱我学习、工作各方面的事情。他语重心长地说:“年轻人,面对社会上的各种诱惑,要有定力。不要做万金油,什么问题是热点就去研究什么,什么都想尝试;不熟悉的问题不要随便发表意见。如果若干年以后,你成了著名学者,别人可能会对你年轻时发表的文章比较感兴趣;如果现在不注意,为了争些虚名,发表了一些比较差的文章,以后会影响你的声誉,到那时你就会追悔莫及。要集中精力,在一个领域里做长时间、扎实的工作,在这个领域里做到了国内最好,再扩展到其它领域进行研究。”导师的这些话,让我很受用,我一直在按照导师的教诲做研究。

  学者,需砥砺第一等品行

  斯特劳斯教授以及迪茨教授也在我的学术成长道路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记。作为我在马普研究所的指导教授,斯特劳斯教授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2006年11月9日,他让我向研究所的学术顾问委员会做学术报告。该学术顾问委员会的专家包括欧洲各国以及美国知识产权法领域的顶级学者,这次报告也让我能有机会与世界最好的学者进行交流,为我的学术之路提供了非常好的平台。

  为了准备这个报告,我把初稿提交给迪茨教授修改。迪茨教授是国际版权法界的学术大师,会13种外语,其中还包括中文和日文这两种亚洲语言。迪茨教授对我的文章逐字逐句地作了修改,而且还为我悉心讲授了写英文论文需要注意的各种问题。我按照迪茨教授意见修改后的文章,最终在美国最著名的SSCI类知识产权法期刊,同时也是美国版权协会的会刊——《Journal
of the Copyright Society of the United
States》上发表。这本期刊是季刊,每一期的论文大概只有七篇或八篇,能在上面发表文章非常不容易。在发表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不到26岁,而且这还是我的第一篇英文论文。第一次是个很好的开端,后来我又很顺利地在该期刊上发表了3篇论文。

  一直以来,我都心存感激,在我年轻的时候有机会得到学术界多位前辈的指点。我想这些前辈之所以愿意给予我帮助,并不是因为我有多聪明,更多的原因恐怕是因为我比较勤奋,做事比较认真、踏实、有责任心。对于一个学者而言,才学固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应该是品德。正如交大老校长唐文治所言:“欲成第一等学问、事业、人才,必先砥砺第一等品行”。

  敢于挑战权威

  米哈依·菲彻尔博士曾长期担任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助理总干事兼版权部部长,是国际版权法领域的权威。我在翻译其所著的《版权法与因特网》一书期间,发现了其中的多处错误。刚开始的第一感觉是大名鼎鼎的菲彻尔博士怎么可能有错?应该是自己理解错了。于是反复阅读,并查找了大量参考文献。由于其中有些内容涉及《伯尔尼公约》,而《伯尔尼公约》是在1886年缔结的,后经多次修订,要准确理解某一概念的含义,需要追本溯源,查阅一百多年前的资料。

  幸好当时我正在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所从事访问研究,该所的图书馆是世界上有关知识产权文献最全的图书馆,其中收藏了自《伯尔尼公约》1886年缔结以来的所有相关会议记录和论文。当找到这些宝贵资料时,我的兴奋之情难以抑制。在图书馆里阅读了大量资料以后,最后我认为自己的理解是正确的,菲彻尔博士理解错了。于是,我向导师要来菲彻尔博士的电子邮件地址,将发现的错误之处以及自己的理解并附以相关佐证的资料,一并发给菲彻尔博士。两天之后,我收到了菲彻尔博士回复的邮件。在邮件中,菲彻尔博士承认这些地方的确是他弄错了,我的理解完全正确,并表示在以后再版该书时,将按照我的理解加以修改。后来,菲彻尔博士来北京访问时,在一次会议上还专门提及此事。

  “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年轻人当然应当尊重学界前辈,但在学术上大家都是平等的。要敢于挑战权威,但前提是必须要作认真扎实的研究。

  苦累犹乐其中

  翻译是一个苦活、累活,从目前的学术评价体系来看,这项工作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知识产权法几乎完全是舶来的学科,不认真、扎实地研究透国外学者的经典著作,要想作出好的研究,相当困难。学习经典著作,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它翻译一遍。翻译和阅读是不一样的,在阅读时,遇到一些不懂或不太理解的地方,很容易就跳过去了,而在翻译的时候,遇到问题,你是不能跳过去的,这就迫使你必须去阅读其它相关的文献。如果认认真真地翻译一本书,翻译完成以后,你会对这本书的相关问题有比较深入地理解,学术水平也会有很大地提高。同时,译著也能让国内众多读者有机会接触到国外学术大师的思想和观点,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从2006年起到现在,我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翻译国际版权法领域的经典著作上,翻译工作计划已经安排到2014年。目前,已经与他人合作翻译出版了《版权法与因特网》,《WIPO因特网条约评注》;已经翻译完成、即将出版的有《著作权与邻接权的新课题》、《TRIPs协定与发展》;正在翻译的有《国际版权与邻接权》以及《国际版权法律与政策》。这些著作都是国际版权法领域的重要著作,而且其立场、观点各有不同。通过翻译这些著作,使我能够很好地学习、了解各家各派的不同观点,极大地丰富和提高了我的学术水平与研究能力。

  翻译和研究工作离不开导师的大力支持与帮助。一方面,这些书目都是导师亲自挑选的;另一方面,导师还亲自联系国内与国外出版社,协商版权事宜。为了不辜负导师的期望,在翻译时,我非常认真,有时为了准确地理解一句话的含义,查阅的相关资料达百页之多。在最终出版之前,导师和我会对稿件进行多达七个回合地修改。尽管翻译工作很累、很苦,但我乐在其中。我感到非常高兴的是,译著出版以后,得到了国内理论界和实务界很高的评价,国内一些著名法学院的知识产权法专业还将其列为必读书目。

  在翻译这件事上,我得到的体会有两点:一是要看就看本领域最经典的著作,看的过程可能花的时间很多,也比较痛苦,但一旦理解了,你未来的学术研究就会进展得非常顺利。二是只要你研究出来的成果是好的,就不怕得不到学界的承认。因此应专心致志做研究。

  集中精力做事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而想做的事情却是无限的。如果不能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情,什么事都想尝试,结果很可能就是什么事都做不好。企业要立于不败之地,要有核心竞争力,人的发展也是一样。核心竞争力意味着专与精,如果摊子铺得过大,势必失之于精。从事学术研究,要确定自己在各个阶段的主要研究领域与兴趣,不能盲目跟风,什么问题是热点就去研究什么,这样很难有好的学术成果。简而言之,在十个领域的研究是二流的,不如在一个领域的研究是一流的。

  我们应当为自己的未来做一个清晰的规划,规划包括短期、中期和长期目标。以这些目标为中心,确定自己每一阶段应该做什么,与此无关的事情应该舍弃。要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有所为,也要有所不为;只有有所不为,才能更好地有所为。

威尼斯官网网址,  永远追求卓越

  交通大学一直都是一所敢为天下先的学校,“思源致远”是学校的精神和传统。“思源”就是要懂得感恩;“致远”就是要“追求卓越”。在这样一所著名学府里工作,我们不能忘记自己的社会责任与使命。

  以我工作的凯原法学院为例,她一直以“拒绝平庸,追求卓越”为集体文化的重要内容。虽然2002年才建院,但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法学院一直在快速地发展。2009年在法学院建院只有7周年时,在教育部组织的全国法学学科评估中,法学院取得了排名第十名的好成绩。这个成绩来之不易,但法学院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我们深知,第十名的排名与世界一流法学院还有相当大的距离。法学院自我加压,制定了一系列发展规划、学科发展路线图,并在国际化、教学与人才培养等方面进行了创新。例如,法学院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签署了合作协议,进行“知识产权法判例研究课程”的同步授课计划。这不仅使交大学生不出国门即可学习到世界上最先进的知识产权法律知识,而且还能培养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

  在交通大学工作的年轻人,交通大学更加美好的明天要靠我们来创造,因此一定要朝气蓬勃,敢于担当,有一股精、气、神,不能怨天尤人,蹉跎了青春。

  学者小传

  万勇,男,1981年出生。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2006年-2007年,在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所担任访问学者,2010年-2011年担任客座研究员。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协会资助项目等课题。

  2006年、2007年、2010年以及2011年,获德国Max-Planck-Gesellschaft
Fellowship。2010年获上海市首届“社科新人奖”。应美国加州大学黑斯汀分校邀请,将于2012年前往该校讲授“国际与比较版权法”课程。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