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官网网址 1

张廷金: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无线电化传授育的先锋_清华名师

Posted by

威尼斯官网网址 1

19世纪70年代前后,第二次工业革命席卷全球,电气化随之成为世界发展的主导。20世纪初,我校首创电机专科,仿照欧美,在国内率先开办高等电气工程教育,于今已有百余年历史,先后培育出如钟兆琳等一批电气工程教育大师和丁舜年等一批电气工程专家,为我国高等电气工业教育的奠基以及电力实业的发展做出了应有贡献。

张廷金(1886~1959),字贡九,江苏无锡人。1904年考入南洋公学中院,1909年毕业,考取中国第一批庚子赔款留美生赴美留学。先后在俄亥俄州立大学、哈佛大学获学士、硕士学位,主修无线电专业。1915年,回国执教交大,历任交通大学上海学校副主任、主任、南洋大学代理校长、代理教务长等。1942年8月,出任交通大学校长,在租界中维持办学,1945年秋辞职。译著《科学的工厂管理法》。

1908年,紧跟世界电气化发展大潮,唐文治校长主持创设电机科,定学制三年。由国外电气专家担任教员,主持修订课程设置与教学计划、实习方案与电机实验室建设,从此掀开中国高等电气工程教育的新篇章。1911年,我校(国)最早的电气工程人才毕业,经谢尔顿科长(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电机科教授)推荐,大部分赴美电厂实习,此后,其渐成一项惯例。

第一批庚子赔款留美学生

1912年,唐文治校长将电机科扩充为“电气机械科”,以电气工程与机械制造相结合来造就英才,其为我校机械工程教育之始。1915年,学校改电气教育为“四年制”,并创办《南洋》刊物,以推进电气学问的传播与交流。1917年,张廷金在国内率先开设无线电课程,随后主持首建了国内高校第一个无线电实验室。

张廷金自幼聪明好学,勤奋读书。虽父亲早逝,家境贫寒,他却凭着优异学业所获的奖学金和老师的帮助,在家乡接受了很好的教育。1904年,张廷金在一位老师的资助下,从老家无锡来到上海,考入南洋公学(交通大学前身)中院读中学。在众多优秀学子中,张廷金的成绩仍然名列前茅。他解答物理、化学、数学3本教材的习题集,甚至被书局相中,编辑出版。张廷金的中学毕业成绩单上,有3门功课是100分,其中语文亦是100分。原来,语文考试写作文,老师给张廷金的试卷评了95分,并将这篇出色的文章推荐给当时的校长国学大师唐文治。唐文治一看,大为赞赏,就又加了5分。如此一来,本不可能得满分的语文考试,他竟拿了一个满分。

1921年,交通部重组成立交通大学,电气机械科分为“电机工程”与“机械工程”两科。电机科下设电力工程、有线电和无线电三门,三门之间课程设置在第四学年有所区分。1926年建校三十周年之际,交大工业研究所成立,下设电气组,以研究高深学术、促进科学及技术试验。

1909年张廷金中学毕业。这年夏天,正值清政府开始在全国招考庚子赔款留美学生。早前,清政府外务部与美政府商定,以美国所获庚子赔款的一部分,作为清政府向美国遣派留学生的经费,由游美学务处(清华大学前身)每年以考试的办法,挑选数十名学生赴美留学,选派工作就从1909年开始。作为交大最好的毕业生之一,张廷金被学校推荐去参加这首次的选拔考试,校长唐文治还资助他21元路费进京赶考。7月20日,初试在北京史家胡同游美学务处举行,张廷金顺利地通过了首轮的国文、英文选拔考试。接下来连考3天,内容囊括代数、几何、三角、化学、物理、外文、美英史等十余门功课。29日最后揭榜,各地学校推荐前来报考的共有630人,仅录取47人。张廷金榜上有名,梅贻琦、胡刚复、徐佩璜等人同在一榜,他们成为中国第一批庚子赔款留美学生。

1928年夏,电机科扩充为电机工程学院,下设电力、电信两门。1934年,由我校张廷金教授等人发起的“中国电机工程师学会”(中国电机工程学会前身)成立,在45位发起人中,有17人为交大校友。同时,张廷金还被推选为学会会刊《电工》杂志的编委。1937年,交通大学划归教育部,电机工程学院改为电机工程系,隶属工学院。

是年10月,张廷金等留美学生从上海搭乘“中国号”邮轮启程,11月中旬方抵达美国旧金山。这时美国大学都已开学,他们只得暂入补习学校,等待来年开学再进各大学攻读。后来,这批留学生大都入选美国的一些知名学府,张廷金进入俄亥俄州立大学电机科学习,毕业后进哈佛大学电机科攻读硕士,主修无线电专业,2年后完成学业,到美国西屋电气公司(Westinghouse
Electric
Co.)实习。从读大学到实习,张廷金在美国总共呆了6年。第一批庚款游美学生,多数研习应用科学,回国后多有发展。譬如,秉志于生物,胡刚复于数理,梅贻琦于科学教育,程义法于采矿,何杰于地质,都特别著名。更为可贵的是,这样一群各自学科里的翘楚人物,视野宽泛,实践能力很强。身在万里之遥的异国他乡,目光仍时时关注着祖国的社会民生。他们很快就组织起留美学生会,并办起了会刊。张廷金正是这批卓越的热血青年中的一员,他在刻苦学习的同时,也在不断地审视中西差异,探寻强国之路。比如,在1913年的留美学生年报上,他发表了题为《一夫多妻论》的文章,认为家庭婚姻关系社会兴衰、国家存亡、人种强弱,文中历数国内一夫多妻制之流弊,力倡一夫一妻制,以除中华痼疾。与年报上其他剖析国情的文章相呼应,归之一言,即为“但望自今日起,我全国兄弟姊妹振刷精神,方圆自治。以诚毅之决心,力斩此三毒(狎邪、赌博、置妾)而后快,与欧美皙种民族并驾齐驱”。

从电机专科创办到抗战爆发,前后30年,我校电气教育共培养出两院院士朱物华、李文采等10余人,机关实业各界领袖负责之人不计其数。1941年,国民政府经济部资源委员会曾高度评价指出:“我国之电机教育,以交通大学电机工程系为笃,矢三十余年来,人才辈出,……电工界各机关厂场之负责领袖,尤大多出自该校,即资源委员会内外各部门领袖及干部,更多为交通大学电机工程系同学,该校在我国电工界之实质贡献,至为明显。”

无线电学先驱者的足迹

抗战爆发后,交大电机工程系转借法租界勉强办学,1940年,国民政府教育部批准设立交通大学重庆分校(后改为本部),电机系下设电力和电讯两门,是渝校规模最大的一个系,有学生160余人。1943年,为使工程机关与学术界打成一片,我校与国民政府交通部电信总局、中央广播事业管理处等单位联合成立“电信研究所”,共同培养有独立研究能力的高等电信人才,由麻省理工博士后张钟俊教授主持。其学制两年,课程仿照麻省理工与哈佛大学设置,教材多为国外原版。研究所先后招收研究生50余人,其中完成学业者近30人。1945年,受交通部委托,渝校增设电信管理科系和电信专科,以为电政机关造就电信管理人才。

20世纪初,无线电通讯功能始获得西方国家的认知,逐步走向实用,直到1929年,世界性的通讯网才得以形成。1915年9月,张廷金学成归国。此时,中国无线通讯技术刚刚起步,一脚踏入无线电事业孵化期的张廷金,旋即开创了几个中国“第一”:在中国首先开课讲授无线电;1917年,建成国内科研单位和高等学府中第一个无线电实验室;1920年,研制成功中国最早自行设计组装的无线电台。张廷金也因其先导性工作,为中国无线电事业的发展开辟鸿蒙,被誉为中国无线电学先驱、中国无线电元老,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中国电信界享有声誉。

抗战结束后,交通大学渝校复员申城,与沪校合并成立电机系,其在校生达到530余人,建有试验室10余个(1948年)。该时期培养的学生中,两院院士有陈太一、夏培肃等7人。至新中国成立,我校电气教育共培养学生两千余人。

张廷金创建中国最早自行设计组装的无线电台,是令时人精神为之一振的大事,颇值一书。1918年,交通大学决定建造无线电台,张廷金被委以规划经营之重责,仪器配置都由他一手规划设计,主要部件从国外进口,学校教师参与研制,自行组装。经过2年多的努力,无线电台于1920年1月落成。电台分上下2层为6室,台外横天线,两端置高竿。试行收发电报,距离远及秦皇岛、汉口、广东、日本等地。这是国内第一部大功率无线电台。1920年12月,无线电实验室又组装了最新式的收报机,能接收法、德及美国沿太平洋各大电台的讯息。电台工作人员甚至“每日将录下电信,揭示走廊下”,且遍登沪上各报。由此还引发了一个小风波:美国驻北京公使向外交部抗议,认为交大无线电台收发的电信有“透露商业秘密、妨碍商贸之嫌”,要求外交部转咨交通部“下令”学校迅速予以拆除。学校于是申明,交大电台专为学生实习所用,不接收商业电信,方才顶住了外国干涉。事实上,交大无线电台一经建成,即成为沪上重大新闻,时有媒体采访报道。电台建成一年后,《申报》上仍有消息云:交通大学沪校的“无线电台成立以来,为时未久,而进步甚捷。主任张贡九(廷金)硕士悉心布置,不遗余力。近又由美购到设备一件正在装置;而无线电力风机一付早已向美国电气厂订购,闻不久亦将运到”。报道之细微琐碎,犹如今之媒介以明星之点滴近况慰藉追星少年,无线电台在当时的意义可想而知,张廷金声名之盛也可见一斑。当时通讯技术刚刚起步,无线电台多聘请外国人设计,酬金高昂,业界评价张廷金组建无线电台“所费极小,而所得至大”。校方亦首肯张廷金的成绩,两次呈文交通部秉呈大总统,为张廷金请晋奖章,谓“电机科教员张廷金历年教学,学子翕服,建设无线电台尤能殚心规划,劳绩卓著……敬请晋给四等嘉禾章。”

参考文献:《交通大学校史》(1896-1949)

与同时代的知识分子一样,张廷金热望祖国强盛,信奉“科学救国”,希望以自己所学救助国家。当时,为普及扩大科学在社会上的影响,学界人士纷纷发起各种科学学会,张廷金对此积极响应。1922年,他参加了全国励学组织“斐陶斐”,入选第一届董事会,任副总干事。1927年,又被公推为中国工程学会委员。1934年10月,张廷金更同顾毓琇、恽震等人一起,发起成立中国电机工程师学会。这是向往国家昌盛、民族复兴、科学文化繁荣的电机工程科技和教育界爱国人士,为实现“工业救国”梦想,促进电机工程事业发展而自发成立的当时全国唯一的民间电机工程界学术团体,学会确定了“联合电工界同志,研究电工学术,协力发展中国电工事业”的宗旨。这一学会,即是著名的中国电机工程学会的前身。

勤于实践加之善于思考,张廷金的能力远远超越了他最初的专业范围。他探索科学救国的足迹,也跨越了无线电的疆域。事实上,张廷金还是国内较早引入管理学的学者之一。他的译著《科学的工厂管理法》,是目前已知的中国最早的两本管理学著作之一,20世纪20年代即被纳入王云五主编的“百科小丛书”,在商务印书馆出版。商务印书馆宣称:“是书将机器与人工,原料与市面,以实验心得,精确之调查,分部组织,酌量支配,其结果是以鼓励工匠,增速出口,增加工资,减低物价,使工业界顿放一异彩,不但工厂管理家所当人手一编也。”张廷金的管理才能并非只是纸上谈兵,1927年,他与朱其清等人在上海集资创办了三极锐电公司。这是国内早期从事生产无线电收发报机的3家企业之一,其产品多为海岸电台和海上船舶服务。曾为国民党军队组建电台的戴宗溶(1934届校友)就对福开森大厦(位于武康路与淮海西路交界处,现武康大楼)下面的“三极公司”记忆颇深,因为当时建电台所需的器材,大部分在此购得。该公司也是交大电讯专业学生的实习场所之一,是交大老校友们回忆当年时常提到的地方。

教习严谨的“饱学之士”

张廷金在交通大学任教近30年,他以自己的汗水和成绩见证并参与了早期交大电机科乃至中国电信事业的建设与发展。交通大学电机系创建于1908年,当时称为电机专科,学制为3年。1910年聘请美籍专家谢尔顿任电机科科长,并建造电机实验室,后又增聘请汤姆生为教授,为以后的电机学科发展打下了初步基础。1915年9月,张廷金应唐文治校长之邀回国,担任电机科教员,专门办无线电专业。1927年5月,张廷金开始担任电机科科长,历任电机工程学院院长、工学院院长。在谢尔顿、汤姆生、张廷金以及其后的钟兆琳等教师的努力下,电机系被认为是交通大学最好的专业,只有成绩最好的学生才能入读。

张廷金在电机系讲授无线电,开设了“无线电原理”、“电学”等课程。他关注国际上相关专业的发展,并将最新的技术引入课堂。他所讲授的电机、火花发电机等,都是他在美国时刚有的。电子管等出现后,他的讲授内容又同步更新到电子管、真空管,他的学生不出课堂就与国际接轨了。张廷金讲课认真,为人严谨,加之有很高的声望,学生们都非常尊重他,上课时认真得近乎“恭敬”。为了使学生理论知识与实践知识相贯通,张廷金从校外请来庄智焕(曾任工业部电子司司长)、包可永(曾任上海市电报局局长)等两位校友来校兼课教授电话电报。为了训练学生写论文,他要求电机工程系四年级毕业班的每位学生都要写一篇专题报告,在教师指导下轮流向班上同学宣读。这种形式就是seminar,至今仍为各大院校所采用。

威尼斯官网网址,张廷金重视实验,他的助教回忆说:“张先生动手能力极强,喜欢独自操作新实验。”教学过程中也常用无线电台进行演示,任教不久,他就在交大组建了无线电实验室。1920年,实验室已配备了他自己设计制造的无线电台以及无线电发射机、微波中继通讯终端站电话机、长波收发报机、短波收发报机、谐义振荡器、真空管振荡器、晶体控制振荡器、真空放大器总阻桥等设备。1921年,成绩优秀的电机科应届毕业生陈章被选留校,作为张廷金的助手,协助指导四年级学生的无线电实验,这是国内高校首次设立助教制度。在张廷金的主持下,交大的无线电实验室在全国高校中独树一帜,实验室条件首屈一指,以至于进出其中做实验的学生们都颇觉自豪。经过严格的专业学习和训练,电信系的学生实际操作能力非常强。30年代,“西北王”胡宗南部队筹建无线电台,就直接点名要交大学生。刚刚毕业的电信系学生戴宗溶去到西北,不孚所望,果然在短时间里就把电台建起来了,无线电网覆盖了天水、兰州等整个军部。1934年,国际上“业余无线电”研究兴盛,张廷金深刻洞察到无线电通讯的广阔前景,他发动学生们加入到这一研究行列,自己则和助教一起从旁指导。半个世纪后,他的学生提及此事时说道:“这是张先生的功劳,在这样的时机带动中国学生向无线电进军,加入国际行列。”张廷金的课和实验都是在工程馆后面的小红楼里进行的,因此,学生们称他为“小红楼主人”。电机科学生在毕业纪念册中盛赞张廷金教授为“饱学之士”,是“于电机工程极富经验者”。

张廷金认为,学生养成强健的人格与良好的学习习惯十分必要。他提出,工程学习者在学生时代“非先培养创始之能力与领袖之精神不可”。他在《工程同学应有创始之能力与领袖之精神》一文中写道:工程学科与其他学科不一样,工程学科绝不能沿袭旧式,要立足于竞争之世界,因此须有创造能力;要负责于工程重任,因此须有领袖决策能力。然而,能力与精神之养成,事业之最终成功,有赖于个人的自觉修习。因为,“事业成功得力于环境对象者十之一二,得力于研摩自修者十之八九。”他又写下《赠毕业同学》一文,以“好女勿穿嫁来衣”作喻,叮嘱即将离校的学生坚持自我修习,“诸君大学四年,课程今已修毕,而将来事业之发展,非仅恃此数年学校之所得可以应付无穷”,“吾人在学校所受之学术,不过方圆平直之学,正如嫁来之衣,数量有限,断不能以此自豪。欲来日之自足自给,取之左右而逢其源,则有待乎诸君之猛进研摩。”

张廷金负责管理电机系所有上课、实验以及毕业分配等重要事情。特别对于毕业生分配,他一手掌握着重要的用人单位、排列次序,另一手则掌握着毕业同学的学习成绩和工作能力,尽量把合适的毕业生介绍到各单位就业。《上海交通大学纪事》上就载有“1928年5月11日,电机科主任张廷金介绍电信门毕业生舒远泽到安徽省无线电台任事,6月17日安徽省建设厅函复准予录用”诸如此类的记录。张煦(1934届校友、中国科学院院士)毕业那年,恰逢中央研究院物理研究所请交通大学推荐最优秀的学生前往就业,张廷金了解学生成绩、素质,经认真考察后,将张煦分配至研究所。70多年后,张煦回忆求学往事时仍说:“我记忆最深的是张廷金(贡九)教授……我感谢他处事公正和合理。”张廷金身材高大,看起来很威严,颇具学者风度。然而,他并不严厉,相反,对于学生,他非常宽容,总是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他的学生罗沛霖(1935届校友、中国科学院院士)对此颇有体会。罗沛霖大学毕业时得知学校有推荐清华留美电讯报考名额,虽自知学业不全面,很可能不会考取,但还是决心一试。于是,他去找在校资历很深的院长张廷金。当罗沛霖提出要求报考清华留美生后,张廷金说:“你分数差,条件欠缺。但推荐4个人,现在才有3个,可以加你一个。”果然推荐他去报考。结果,罗沛霖没有考上。他就再去找张廷金请求分配电讯部门的工作,其实,他的工作学校已有安排,他却不甚喜欢。张廷金并不说教,仍然和颜悦色为他谋划。

坚实的专业素养、卓越的才能、严谨公正的人品和渊博的知识底蕴,使张廷金成为交通大学最有威望的教授之一,被尊称为“大教授”。他在学校的各种机构和事务中往往独当一面。南洋公学同学会也数度推举他为副会长、会长。1921年,交通大学上海、北京、唐山3校合并后,张廷金更被委以重任,直接参与学校管理。譬如,1921年张铸任沪校主任(相当于交通大学上海学校校长)期间,如有外出,沪校事务即请张廷金暂为代理。这年11月底,叶恭绰校长签发总办事处函,聘张廷金教授代理副主任职务(相当于副校长)。

殚精竭虑代主校务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