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都市报:当下读者为啥中意小说?

Posted by

  光明日报1月12日07版讯散文写作风起云涌,理论研究却没有头绪。日前,“百年散文探索丛书”暨散文价值再发现研讨会在广州举行。与会专家学者畅所欲言,围绕散文理论的研究抒发自己的见解。

  羊城晚报1月18日B2版讯
散文是“文体之母”,也是中华民族文化和精神的凝聚。但长期以来,在中国现当代文学的学科建制当中,散文一直处于小说、诗歌乃至戏剧的阴影之下,成了一种文体边界模糊、理论资源匮乏与研究队伍涣散的“次要文类”,从散文研究领域中生发的文化思潮、概念范畴也屈指可数。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现当代散文的写作与阅读的热度却与日俱增,名家迭出,读者如云,尤其是上世纪90年代的“散文热”更将当代散文推到了一个发展的高潮。进入新世纪,这种“散文热”也未见消退。那么,我们应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在中国,传统意义上的文体坚持“四分法”,即诗歌、散文、小说和戏剧。其中,散文始终处于比较尴尬的位置,甚至它的边界与疆域屡次遭到“侵扰”。而且,散文写作风起云涌,理论研究却没有头绪。在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孙绍振看来,就散文理论而言,不要说系统学科范畴,就是起码的逻辑起点,都没有确立起来。

  近日,在“百年散文探索丛书”暨散文价值再发现研讨会上,孙绍振、陈剑晖、谢有顺、杨克、郭小东、郭杰、王兆胜、王国平、丁晓原、朱寿桐、戴伟华、宋剑华、马茂军、徐肖楠等多位国内的著名学者展开热烈讨论,就如何传承散文这笔最大的文学遗产、散文如何承担当代文化建设的重任、如何建构散文新话语、散文与全民写作等问题进行了探讨。此次会议在广州举行,由广东省作家协会、广东人民出版社、广东省当代文学学会与华南师范大学现代散文研究中心联合主办。

  广东人民出版社希望在散文理论领域有所建树,决定启动“百年散文探索丛书”项目,试图建构起新的散文理论话语。丛书第一辑四本已出版,第二辑正在酝酿。日前,“百年散文探索丛书”暨散文价值再发现研讨会在广州举行。研讨会由广东省作家协会、广东人民出版社、广东省当代文学学会与华南师范大学现代散文研究中心联合主办。

  为了填补散文研究的学术空白,打造现当代散文的学术资源库,广东人民出版社延请了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孙绍振、华南师范大学教授陈剑晖主编“百年散文探索丛书”。“百年散文探索丛书”是国内第一套全面探讨与梳理中国现当代散文理论体系、思潮脉络与文化话语的研究丛书,被列入2014年度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丛书以“五四”时期至新世纪初期的散文为观照对象,以散文本体为核心,旁及古代与西方文论,融合多学科作为理论资源,开展了代表目前国内最高水准的现当代散文理论与批评的研究。丛书第一辑已于2014年7月出版,收录了孙绍振《审美、审丑与审智:百年散文理论探微与经典重读》、陈剑晖《诗性想象:百年散文理论体系与文化话语建构》、王兆胜《新时期散文的发展向度》和谢有顺《散文的常道》四本力作。丛书的第二辑目前正在酝酿之中,将收入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林非、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范培松、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吴周文、台湾师范大学教授郑明娳等人的散文研究著作。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文学部主任王兆胜在发言时指出,与诗歌和小说比较,散文这一文体颇似平淡之水,没有酸、甜、苦、辣、咸五味,却几近于道,“老子告诫人们,真正的‘道’包含在无色之色、无声之声和无味之味中。同理,我们在散文理论的建构中,也应避开各种干扰,去体悟其中的‘道’”。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资深文学评论家林非先生在评价该丛书时指出,丛书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和层次,对20世纪的散文进行全方位且具原创性的欣赏、梳理与阐释,同时尝试建构起新的散文理论话语。这样不仅拓展了散文的理论空间,而且有益于推动我国散文创作的发展。

威尼斯游戏网址,散文里藏着民族情感的密码

  福建社会科学院院长、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南帆指出,该丛书兼顾学理性与可读性,将宏观理论组构、中观专题研讨与微观作品剖析融会贯通,丛书内部自身就建构起了一个对话的理论场域。

  “散文是中国最大的一笔文学遗产。如果说,小说是民族历史的再现,诗歌是民族精神的写照,散文则是民族智慧和情感的结晶。”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陈剑晖说。

徐肖楠[华南理工大学教授]:作家要有“精致”意识

  他认为,从先秦散文到“唐宋八大家”、晚明小品、“五四”白话散文,再到20世纪90年代的“散文热”,散文创作成绩辉煌,不容忽视。

  散文有着表现生活的无限可能,语言是形式也是情趣。时尚、粗鄙无法破坏散文语言美感与生活美感的一体化,但时下的中国散文常偏于个人生活一隅,以生活感觉的原生态破坏了诗性情趣,缺乏超越以往散文精品的内质。因而散文必须表达生活性情和审美性情,审美性情来自生活性情又滋润生活性情,审美性情自然产生散文的审美表达和情感体验,这样性情中必然包含人类性的关怀。散文没有了思想性或人类性就没有诗性情趣,深入日常生活和个人情怀的作品须有宏大意趣,故而作家要有“精致”意识。

  古人有言:“读诸葛孔明《出师表》不堕泪者,其人必不忠;读李令伯《陈情表》不堕泪者,其人必不孝;读韩退之《祭十二郎文》不堕泪者,其人必不友。”陈剑晖说,这意味着散文这种文体蕴藏着民族情感的密码。

  在他看来,散文还是文化传承、传播的纽带。当今的港台散文、东南亚和欧美华语散文蓬勃发展,都得益于中国传统散文的滋养。

  常熟理工学院教授丁晓原认为,如果回溯文学和文化历史,就可以发现散文是“文体之母”,中国文化的原典许多是由散文书写的,“散文是中华民族精神之源的基本载体”。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