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新城城市雕塑发展研讨会”纪要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Posted by

羊城晚报12月14日SE01版讯“丹麦哥本哈根的美人鱼雕塑、广州越秀山上的五羊、厦门鼓浪屿的郑成功像……这些雕像都成了这些地方的标志性灵魂。”12月13日,在佛山新城举行的城市雕塑发展研讨会上,来自建筑界、园林景观界的十几位雕塑大师、艺术评论家以及佛山市专家就佛山新城城市雕塑发展规划进行探讨。
研讨会上,城市雕塑承载的文化内涵与现代都市形象的确立、如何通过城市雕塑艺术来体现佛山新城的城市品质、佛山本土陶文化与佛山城市文化形象的确立等几个方面内容成为与会人员竞相发表看法的话题。
“现在到处都在建新城,但国内很多新城的建设都陷入了对大空间的崇拜,反而忽略了普通市民,普通市民在哪里?在新城城市雕塑中一定要找回来。”园林设计大师庞伟一席话赢得雕塑大师的赞同。广州美术学院美术史博士胡斌建议,未来在新城内的雕塑要和普通人、普通市民阶层关联起来,例如著名优秀的雕塑作品《深圳人的一天》,体现的正是普通外来工和市民群众的平常生活,形成了心理上的依附感。胡斌还建议,未来新城的雕塑应该与佛山本地产业相关联,同时注意设置互动性的雕塑,可以供市民游玩。而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吴卫光则建议,尽管佛山市陶瓷之都,但未来新城雕塑的材质不一定要拘泥于陶瓷这种材质,“像景德镇的雕塑就是背负陶瓷的包袱太大,限制了创新。”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刘管平则说:“布置在公园内的雕塑,要少而精,古而新。在主要的节点上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即可。”  佛山新城文化中心项目部林庆宇表示,此次研讨会取得的成果也将为第一届中国佛山·国际城市雕塑创作大赛的举办起到重要作用。“创作大赛年中开始筹划、组织,目前已经收到来自国内外30多位作者的设计文字理念和图纸的回应。为了不让雕塑创作比赛流于形式,我们特地将大赛作品征集截止日期顺延到明年3月底左右。未来几天,参与今天研讨会的专家以及佛山新城领导班子将会去国内文化气息浓厚的城市以及文化资源丰富的高校去推广、宣传活动。”林庆宇说道。

城市雕塑是一个城市的文化符号,是城市景观的灵魂。为促进佛山新城建设,2011年12月13日,佛山新城管委会和佛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联合主办、佛山市艺术创作院承办了佛山新城城市雕塑发展研讨会,与会建筑界、园林景观界、雕塑界的多位专家畅所欲言,为佛山新城未来的发展出谋献策。会议由孙振华教授主持。

会议现场

孙振华(中国美术学院雕塑博士、教授、深圳雕塑院院长):

我们谈佛山新城的雕塑发展,无非就是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我们要不要做雕塑,第二是我们做什么,第三是怎么做。我想研讨会无非就是要讨论这三个问题。

在这三个问题里面,我个人认为要不要做这个问题好像不是问题。现在不光是佛山,对我们中国绝大多数城市来说,城市要不要文化,要不要城市空间艺术,这基本上不是一个问题了。这个问题基本解决了,但也不能说完全解决了。最重要的,我觉得是做什么和怎么做的问题。这个问题,我觉得是大有文章可做的。做什么,最忌讳的一条是,还没有做的时候,我们脑子里面已经有了一个框框。每个人从自己的经验和知识背景出发,觉得雕塑就是做一个人物,纪念性的,一个写实的具像雕塑,或者是新潮一点,搞一个抽象的雕塑。我们把这些东西填空,填满,一个一个单体的雕塑放到城市空间,这样一放,就说我们做了一个雕塑。我觉得做什么,定位很重要。雕塑现在是不是只有一种方式,这是很值得研究的。

做什么,在这个定位、方式的问题上,其实有很多考虑,我们做雕塑并不是填空、点缀式的。另外怎么做,其实也有很多方式,中国很多地方做雕塑的积极性不缺乏,资金也不缺乏,缺乏的是一种好的方式,好的做法。现在很多地方,我们一年到头在外面跑,什么地方都说只要你有好东西,不愁钱,领导也支持,问题是你要拿出好东西。

我刚才简单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呢?我个人希望我们这个研讨会是一个畅所欲言的,从个人的知识、背景、个人熟悉的领域出发,有什么说什么,无须客套,不讲套话。

刘管平(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我既不雕也不塑,我是一个建筑人,从建筑人的角度来提几个意见。内涵、品位、形象、方向。就这议题,我讲三句话。在这块地要做好的话,第一要少而精。雕塑不是我们公园的小品,可以这里加一点,那里加一点。雕塑的主要特色是画龙点睛,没有龙的地方别点,也不要点在屁股上,所以不能多。少,但是要精,不能少又漏,那不行。应该是在公园最高潮的地方,最好的中心放雕塑。第二句古而新。我们刚才看了佛山新城宣传片,一再强调一条主线,把现在的佛山走向世界,所以我们雕塑做主题的时候,按照建筑人的希望,希望它做出一个在古的基础上有所创新的新形象。这里我可以举例子给予参考。

比如说古城禅区里面,它可以以禅文化为主,去做雕塑。在我们新城,就应该古而新,而且要倾向于未来的那种新。陶文化是佛山一大品牌,所以我建议陶文化的基础表达元素在新城要充分发挥。因为这里不是陶瓷厂,陶瓷厂在老城区,它到处都可以看到陶文化,因此那边如果来一个陶塑难以突出。但在新城来一个陶塑,就非常突出。

第三句话不均分。不要把每块地都看成一块肉,也不要每个路口都摆一个雕塑。我建议有则有,无则无。总的原则是少而精,哪里需要就放哪里。也就是说不均分,该摆则摆,不用摆,一个也不用。

黎明(中国美术家协会雕塑艺术委员会主任、广州美术学院院长、教授):

新城是未来的新区,也是未来佛山政府所在地。我们现在把体育馆做好了,大量的市政设施还没有显现出来。体育题材、刘教授讲的文化题材,以及民俗题材,比如说划龙舟,再加上休闲题材,这几个题材是不是可以做。做这些的时候,我也赞成刘教授说的不均分,也是看着作品来定或者是看着地方去定向增购这类题材中的好作品。要充分利用雕塑家的智慧,不要重复,不要只是做一个气鼓鼓的运动员在那里。能不能从更高更快的体育原理去解决问题,把人和自然,人和科学,艺术和科学多考虑一下。尽量做一些不同于一般的,不跟城市同质化的,和大自然相结合的雕塑典范。这就是对我们雕塑家,以及建筑师、人文景观艺术家提出要求。尽量创造有创新性,在本体语言上立得住脚,专家叫好,群众叫好的产品。现在有了很好的舞台,经济也不是问题,就是缺好作品,缺我们智慧的挖掘和智慧的奉献。

孙振华:我觉得黎明院长他们参加我们的研讨会,真的非常难得。广佛同城化,佛山如果能借助广州美术学院的学术资源,这对佛山来讲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条件。

吴卫光(中国美术家协会环境艺术设计委员会委员、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学分会学术委员、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

我谈两点自己的感想。第一是关于题材跟材料的问题。我们佛山有这么悠久的历史和文化背景,我们在创作的时候往往会强调以佛山文化作为创作的出发点。我觉得不应该背负过重的传统历史文化的包袱。在雕塑材料方面,不一定要用很多的陶和瓷来做,思路可以更加开阔一点。我也曾经看过景德镇的装饰和城市建设,我觉得它背负太多的城市历史陶瓷之都的包袱。其实雕塑有很多的形式,虽然它是空间的,是静态的。但是我们能不能在雕塑里面体现时间,能不能用凝固的方式体现流动性。或者它是静态的,但可以是非完整的,可以是一个片段组合。通常我们强调雕塑的崇高感,但我们能不能用平和的,以平面化来展开呢?在形式方面可以做更多的探讨。特别是我们新城,都以最新的概念来建设,我觉得应该要有新的概念融入新城。

李敏(中国风景园林学会理事):

我本人是搞雕塑的,是做园林景观设计的。在多年的实践当中,跟雕塑打交道,也跟雕塑家合作做一些东西。所以我今天想说的一个观点或者主题就是一句话:园林绿地可能是城市雕塑最好的承载空间。为什么这样说?首先我们看一下古今中外的很多著名城市雕塑,它们都是依托在城市园林环境上。比如说中国古代的私家庭院,当时还没有明确的城市雕塑,是拿石头做抽象性的雕塑。像苏州园林的山石,实际上就是承担雕塑的功能。近代以来,像哥本哈根的美人鱼,在海边的园林环境。到了中国现代,从广州越秀山上的五羊雕塑,到珠海的渔女,青岛的五月风,还有厦门鼓浪屿的郑成功,白鹭洲的仙女,上海世纪公园的日晷。如果再看远一点,像新加坡的鱼尾狮也是放到公园里面。从国内外的案例来讲,实际上城市雕塑要想超凡脱俗的话,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周边环境空间品质的营造。在这里,园林绿地是作为配角出现,但它也是非常重要的配景空间。园林和雕塑能够配合好的话,确实可以使整个环境艺术有一个比较好的空间感染。

说到实处,园林绿地建设和城市雕塑怎样才可以做到相得益彰。我想要有三个要点要把握一下,第一在规划的时候,把城市版图上景观资源最好的地方留给公众,作为公共绿地来承载公共空间的职能,这是比较恰当的。像广州海珠区的一线江景,全部是几十座大楼,实际上公众可以欣赏的江景空间很少。在那里做雕塑,很难有一个辽阔的空间背景。佛山新城有很空阔的江边资源,我们可以把它做成最好的园林绿地。我也知道这几年佛山新城管委会做了大量的工作,先把景观带预留出来了。虽然佛山公园目前的景观质量还不算很理想,使用效率也不高,但是它至少为未来发展留出一块空间。

第二个要点要做到高起点,高标准创作和高水准建设。如果要做城市雕塑,真的要做成地标性的,那就不应该这样漫无边际的国际招标海选。这样往往不一定能够创作出最优秀的作品。应该有针对性的进行方案征集,鼓励雕塑家用新创作,与环境良好的配合。

第三个要点,我认为在园林绿地营造城市雕塑,园林设计师和雕塑家要有一个很好的合作,如果能够做到这些,城市就可以增加一些优美的、动人的雕塑。

威尼斯官网网址,庞伟(土人景观总经理、园林设计师):

把问题说的严重一点,中国的新城,本身就是一个问题。新城已经是一个新问题。包括大学城也是这样,顺德也在搞,天河区又在搞智慧城,龙岗区又在搞低碳城。新城最大的问题是土地使用浪费。这些都不用说,今天说的新城是缺人了。我们今天在场地看到了,说是为以后准备,但是那不是按照人的情感,人的尺寸来要求的,这是一个权力意志的体现。我去国外看墓园,在西班牙、巴黎,我感动。一个墓园,一个妇人趴在墓碑上痛哭,体现人与人之间最真挚的感情,这让人感动。我们现在看到的大空间里边,有什么东西让你感动?大空间崇拜,大空间宗教,有一个神话的色彩在城市空间上。我们要回到真实的人和土地上面,人跟人的关系,人跟土地的关系。植物要与人建立关系,土地要与人建立关系。是什么人?是普通的人,不是英雄人物,是满街走的市民。以前,在广东能叫市民的,一个是广州人,一个是佛山。这些人,一定要找回来。

第二个问题,人的知识有问题,包括雕塑家的问题。你做来做去,创新创不出来,现在是不创新的东西很雷同,这是非常恶劣的雷同,到处都是雕塑垃圾。而创新的东西也很像,该横的不横,该竖的不竖。这是为什么?因为知识缺乏,大家学的东西是一样,教的东西是一样,然后也没有生活,从小在学校里面,你没有邻居,没有亲人。这样长大的雕塑家,本身就是缺乏知识。我在佛山问过雕塑家,什么叫柱侯酱,这么多的佛山大师,柱侯酱知道吗?很多人回答我是不是有瑶柱在里面。我们要做的雕塑是属于这个地方的,你对地方性的知识要把握好。孙老师做的《深圳人的一天》就非常好,有找工作睡街头的人,也有扫地的阿姨。就是要找回一个真实的人,找回社会学的真实联系。

第三,即使是开雕塑会,也不要把所有问题放在雕塑上面。比如说公园,缺乏艺术,缺乏人的智慧。另外公园本身是有问题的,公园的道路过宽,林荫不足,之前完全没有一个细腻的心理分区。这些在必要的时候也要动刀子,雕塑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妙方。

孙振华:我中间插一句,刚才庞伟发言的时候提到了墓园,我有一个经历想跟大家分享一下。今年6月份我去了一次瑞士,早上我坐公共汽车去动物园,走到一个院子,看到里面古树参天,鲜花盛开。我走进去以后,才知道这是墓园。拿我们的建筑术语来说就是低容积,低密度,一点都不恐怖,主要是以景观为主。它不搞雕塑,把风景、树、草地、花突出了。里面还有椅子。我在椅子上面坐了一阵子,也不感觉阴森。我有一个感觉,如果我死了以后,别人把我埋到这里,我甚至认为死亡都不是一件恐怖的事情。人是有归属的动物。你跟这么美丽的风景作伴,死有什么好怕的。我们中国人一直以来都认为死是一种晦气的东西。但是在这样的墓园,如果你的亲人躺在这里,你都会祝福他。

胡斌(广州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教师、博士):

我们刚才看到的公园是一个崭新的公园,很难看出它跟原来的历史遗迹或者是生态环境的关系。现在已经改造成这个样子了。其他区域是不是可以尝试保留一些遗迹,比如说生态遗迹和历史遗迹。这个历史遗迹不是一想就想到几百年,比如说产业、工厂遗迹也可以适当保留一些。它与我们现代的人是密切相关的,从它那里可以找到我们的记忆,与我们有深层的关系。

谈到雕塑,孙老师说怎么做,黎院长说题材方面,我就想到一个很突出的问题,在我看来需要提醒的。除了那些民俗或者是名人的雕塑之外,还有一点,真的是要很注重和普通人的关联,和各个阶层人的关联,就像孙老师做的《深圳人的一天》。深圳是一个全新的城市,这样一个计划,跟很多普通人联系起来,尤其是和外来人群连接起来,这也是我们思考的一个方向。

珠三角的城市都有很多产业,各种新兴产业或者是传统产业。这样一个城市的雕塑,应该要跟这个区域的各种产业相关联。比如说陶瓷,当然它是一个传统的产业,同时它也是一个新的产业。就像佛山的陶瓷,是大量生产的,有很多厨房、厕所用具。在设计艺术作品的时候,怎么把这些新的情况融入进来。而且这个是特别能够和我们现在的大量人群密切相关的,我看过佛山南风古灶,魏华老师曾经带我去参观一个马桶瀑布。这只是一个例子,我觉得他把现代这种陶瓷产业带入进来了,带入到创作当中来了。

我们在设想一个艺术创作的时候,或者是在打造一个文化品牌的时候,特别想跟历史产生一种关联。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方面,我觉得应该要有新的雕塑演绎一个新的故事。建筑上当然有很多了,比如说广州的广州塔,民间一直叫它小蛮腰。这样一个名字比广州塔亲切很多,形成一种心理的依附感,这是非常重要的。雕塑也是如此,说一个小的笑话。像广州美院的老校区,那里放了一个雕塑,是一对青年男女的拥抱,美院的学生把它叫做爱情广场。我觉得一个新的雕塑,可以演绎出一些新的故事,能够吸引人群。大家会喜欢在这个地方拍一个照,就像古代说这里有一个福字,大家摸一下,就可以带来幸福。有这样的新故事,大家就会对这个地方更加有感情,更愿意来这个地方。

简锡昭(广东省美协雕塑艺委员会副主任、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

作为本地专业机构的艺术家,一直以来我们也在思考我们的城市应当以一个什么样的面貌有别与其它城市的文化形象。我们的雕塑艺术,景观艺术可以多种材质,多种形式来体现。作为陶都佛山,我认为挖掘本土陶文化资源,突出其地域性很重要。应该将佛山最具特色的陶文化融入城市景观、融入城市雕塑,形成鲜明个性的城市形象符号。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排斥其他的材质运用,因为不同形式,不同内涵的艺术作品以其不同的材质体现。特别是佛山新城,是一个全新的城市,其包容性更广阔,既要传承历史的文脉,更要有所创新有所发展,无论从主题选材、创作手法、材质运用都具有很大的选择空间。但是作为陶都古镇的文明延续,佛山新城的城市雕塑,应该以什么形式、以什么核心文化统领全局,值得艺术家更深层的思考,也是这座城市景观规划的核心课题。

梁根祥(佛山市美协荣誉主席):

城市雕塑是一个城市的文化符号,它不仅代表城市现在发展的面貌,同时也昭示着未来城市文脉的发展走向。佛山新城作为佛山发展的现代化新区,其城市雕塑的规划和定位应与旧城区错位发展,既要体现历史文化名城的历史底蕴,更应成为现代岭南文化名城的标志。

首先规划市民广场,营造中心景观。过去佛山为什么没有中心城市的形象,除了道路规划之外,没有中心景观是主要的原因。过去的祖庙、城门头、季华园、电视塔广场曾先后自发成为市民心中的城市中心,但由于其规模和文化含量不足,始终未能发挥其中心功能。随着佛山城市的发展,建议以岭南大道为中轴线,在其南延线佛山新城适当地方规划一个市民广场,环建政治中心、科技中心等建筑物,同时建造有文化内涵的佛山市标志性城市雕塑群。这个市民广场既是市民休闲、聚会的好场所,又是全市重大活动的集中地,更是彰显佛山经济实力和文化自信的城市中心景观。这样,市民广场的雕塑群是新城区雕塑的月亮,加上佛山公园、河滨路、文化艺术中心等处设置的城市雕塑将形成众星拱月的态势。

其次题材古今结合,体现岭南特色。岭南文化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佛山作为岭南文化的发祥地之一,既源远流长又与时俱进。作为城市雕塑这种特定的艺术形式,它既是艺术家的个人作品,又是直面社会和开放性空间的公共艺术,所以必须兼顾作者的个性、公众的欣赏习惯和环境协调的统一;既有艺术创作独特性的美学功能,又有社会学意义上的教化功能,还有城市景观上的装饰功能。在题材上应历史和现代结合、经典与时尚相映并以本地域突出的历史人物如康有为、何香凝、詹天佑、陈启沅、吴研人、陈铁军、马师曾、黄飞鸿、李小龙等,重大的历史事件为肇迹于晋、得名于唐的史实,中国四大名镇之一、中国四大聚之一的风貌,历史上陶瓷、纺织、铸造、医药四大行业的鼎盛图像等,独特的民俗风情如出秋色、行通济、龙舟竞渡、迎春花市、舞龙舞狮、祖庙庙会、佛山彩灯、凤城美食、水乡对歌等,以及当代佛山的新定位、新精神、新风尚、新成就为主。因为没有民族特色就没有世界意义,没有地方特色就没有全国意义。

最后形式时尚独特,提升城市品位。佛山是珠江三角洲民间艺术的摇篮,与雕塑有关的民间艺术陶塑、灰塑、砖雕、剪纸等技艺精湛,融入这些元素将彰显佛山新城城市雕塑的独特魅力;佛山又是一个开放的城市,世界各地时尚的雕塑样式包括具象、意象、抽象的造型都应该吸收为己用,这样的城市雕塑才能为新城的现代化景观增添时代的气息。在形式上可以圆雕、浮雕、剪纸式的透雕相结合;在材质上可以铸铜、不透钢、石雕、陶瓷,或陶片拼贴等丰富多样;在规模上重大题材较大,其他风俗性雕塑、装饰性雕塑较小。

为了提升佛山新城城市雕塑的质量,建议聘请佛山籍在外地的著名雕塑家潘鹤、梁明诚、吴信坤等参与规划和设计。为了加快佛山新城城市雕塑的建设速度,在资金的筹集上可以吸收外地的一些可行经验,即以政府主导、民间捐助的方式解决:规划、创作的费用政府出资,放大制作的费用由民营企业认捐解决并以立碑标明捐赠单位或个人为回报。

我们相信,佛山雕塑家们过去在佛山旧城区已成功地创作了陈铁军纪念像、祖庙路民间民俗风情组塑和亚洲艺术之门等艺术精品,今后只要群策群力、上下一心,佛山雕塑家们一定会在新城区的广阔天地里创作出更多更好无愧于时代的经典之作,佛山人民完全有这个自信。

夏和兴(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深圳雕塑院副院长):

我认为两个事情非常重要,一个是多大的规模投资,一个是时间的节奏。今天我们去看了公园,太大了,我可以这样讲,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在那个公园里面要做一点东西,或者举办什么东西,你往里面一扔,根本就看不见。假如说小打小闹的话,我们就把它放一下。因为雕塑是一个艺术的东西,它是很奢侈的。建筑很需要,大家要住的,雕塑是可有可无的。如果要做它的话,就好好做,要么把它放一放。要么就不搞,要搞就搞一些闪亮的东西出来,不要跟着人家的屁股后面。

第二点,我讲一下时间节奏。领导上任是有期限的。现在的领导,尤其是拍板的领导,在他热乎乎的节奏上,就要抓紧做这个事情。刚才有专家说要挖掘,你有时间挖掘吗?比如说是十年还是两年,有没有这个耐心。现在雕塑最大的问题是在做工上。现在的雕塑要提出3分设计,7分做工。它是有规律的,不能是五一、十一、国庆、元旦出品,它是有时间节奏的。

林国耀(中国美术家协会雕塑艺术委员会委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雕塑艺术委员会秘书长、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

刚才庞先生讲的话,我也有同感。有点像我们的南沙,搞了20多年,到现在的定位都没有定好。美好的愿望,最终要体现在一个好的定位上,应该要定位好一点。我赞成3分设计,7分做工这样的做法。但是这个问题又来了,我们的领导是几年一届,他绝不愿意在他任期内这个东西没有体现出来。这是一个矛盾,要找出一个切入点,又快又好。我们雕塑家要把整个雕塑过程搞的很纯粹,就是提高城市雕塑品位,里面不能有任何的杂质。我们不愿意在这个平台上做出一些粗制滥造的雕塑。

城市雕塑整个规划不能仅仅停留在小品,我们要提出佛山的特点。佛山的特点也仅仅是一个点,作者有其他的想法也可以。当代城市雕塑应该是多元的,一方面是坚持传统,一方面要体现先进文化。

吴雅琳(女)(广州美术学院教授):

刚才简锡昭老师提出突出地方特色,比如说把跟陶瓷有关系的材料体现出来。如果雕塑仅仅局限于陶瓷这里,我认为首先会把作者的思想观念限制住了。刚才林老师讲了一句,它是多元的,我觉得要非常注意这个概念。我在微博上看到一条信息,北京中央美院搞了一个问城论坛,里面讲到中国现在有180多个城市申报国际化都市。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是一个大空间的崇拜。这已经是我们中国既定的事实,我们如何以雕塑家的语言去把既定的事实做的更加合理。我认为陶瓷不是不能用,我们要立足佛山,但是胸怀是国际。你是多元的,对艺术的语言是跟得上形势,因为你是一个新城市。如果太快把它规范在一个空间里面,可能会束缚艺术家的思想和思考。这是我的个人看法。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