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展打造“文化名片”搭建全国大舞台

Posted by

  ●引进图书,一定要有选择。洋人的书有好的,也有许多不好的,乃至有害的。书业要警惕盲目崇洋。文化人应有文化的眼光,维护真善美的品格,不为“洋”所迷,也不为利所惑

2004上海书展仅在布展这个环节,产业化运作的理念便凸显张力。书展的整体设计方案是向社会广泛征集的,17家专业设计公司提供了15套整体设计方案,为展馆设计打开了思路,找到了突破口。而布展也走出了一条市场化的道路,整体招标、选择竞标、评估制作的方式使主要场馆的设计布展在透明性、实体化以及体验性、信息载体的多样性有机结合,将出版物这一文化载体通过多种形式表现。在书展中除了书和书架外还有很多内容,如模特走T台,钢琴现场演奏,象棋大师车轮战,女性服饰装扮技巧表演等。而在展示、交易、演示、休憩、服务以及走道的空间上也作了有效、有益的分布,首次在书展引进快餐和咖啡吧,充分体现了人性化概念。

  有本叫《抓痒》的书,书商提供给媒体的宣传材料上,就把作者比成中国的“耶利内克”,说作者不论从思想、风格还是行文上,都和耶利内克的《钢琴教师》有很强的可比性。还有一部作品,被誉为“犹如风靡全球的《哈利·波特》”,其作者“即将成为中国的J·K·罗琳”。对一位台湾地区作家的推销,也冠上“台湾的村上春树”的名号。

可以说,在此次书展上,对民营书业的管理采取“大禹治水”式的由“堵塞”到“疏导”的转变上,上海做出了自己的尝试。

  不论是扯“洋”皮作大旗,还是彻里彻外的将“土”冒称“洋”,都反映一些书商对我国民族文化缺乏信心,滋生一种崇洋意识。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引进了不少国外优秀著作,受到了读者的欢迎,这是好的。对世界上一切优秀的文化成果,我们还需要继续加大引进的步伐。但是,引进不能代替自己的创造。“洋为中用”是好的;但是,“中”不能为“洋”所代替。不努力于提高国人图书的质量,不努力于打造国人图书的品牌,不努力自立于世界图书之林,只热衷于挂“洋”头卖假货劣货,匐伏在“洋”人脚下做生意,也太缺少文化人的品格了。

“海纳百川”是上海自开埠以来传承至今的文脉,历经百年沧桑未曾改变。本着“立足上海、面向华东、服务全国”的宗旨,2004上海书展面向全国出版界人士发出了诚挚邀请,结果应者如云。除了本市出版社外,有来自北京、广州、武汉、长沙、吉林、成都等全国24个省市的130家出版社和众多期刊社,61个民营书业摊位,还有200多家发行、音像电子网络出版、书刊印刷、文化用品等单位齐聚上海、共赴盛会,全国主要图书馆与1000多家省市级书店的代表也赴会采购订货。作为主办方的上海市新闻出版局拿出展会中最好的中央大厅,作为全国出版社图书零售场地,还把位置最好的展馆作为全国出版社订货馆,真正体现了“上海搭台,全国唱戏”的主旨。

  耍这种噱头的,远不止这一本书。

“大禹治水”之道引民营书业

  ●不论是扯“洋”皮作大旗,还是彻里彻外的将“土”冒称“洋”,都反映一些书商对我国民族文化缺乏信心,滋生一种崇洋意识。“洋为中用”是好的,但是,“中”不能为“洋”所代替

2004上海书展自7月28日开幕以来天天火爆,人流量每天超过3万人次;销售额也天天攀升,30日已创下了190万元的新纪录,真可谓天热,人热,书展更热。这些天,当来自全国各地出版社、书店发行人员在完成订货任务踏上回程之路的同时,也把作为上海文化名片之一的上海书展的影响传播开去。

  应当说,上述与“洋”谋“皮”的做法,还是明的,公开说明自己只是像某某洋人或某个洋作品,目的是借“洋”抬高身价,推销自己。更有甚者,是一切都进入暗箱操作,把自己的货色,从里到外,从皮到骨,都打上了“洋”的记号,干脆冒充洋货进行叫卖。最具代表性的案例,就是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最近封杀的19种伪书:《没有任何借口》,《成长力》,《别找借口》,《最伟大的管理思想》,《微笑管理》,《永续基业》,《大话管理100年》,《做人做事箴言录》,《强者怎样诞生》,以及《美国金牌推销员的成功秘诀》等。这些书都是国人自己炮制的,却盗用国外已有影响图书的相关信息,注明是相关洋人写的,是从国外引进的。这种冒牌造假,已经不止是诚信的缺失,而且触犯了法规,给予严肃的处理是完全必要的。

一个全国出版人的秀场

威尼斯网址,  为此,我以为,书业要警惕盲目崇洋。文化人应有文化的眼光,维护真善美的品格,不为“洋”所迷,也不为利所惑。

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现象是:作为极具产业特征的出版业,其在文化产业体制改革背景中的探索,使得原本非出版领域的从业者越来越多地涉足出版业,在2004上海书展中形成了一种产业流动,房地产、人力资源、传媒等非出版领域都在这次书展上占有一席之地。

  正当美国悬疑小说家丹·布朗在书市大红大紫之时,近日,一部号称由“中国的丹·布朗”创作的新书《猎人者》面世。据策划该书的书商说,“‘中国的丹·布朗’的提法,是一些网友在看完部分章节后提出的观点。而作者在天文、地理、民俗、历史、心理学、精神医学等多种学科领域均有涉猎,其博学多才确实与丹·布朗有共通之处。”然而,一些翻阅过此书的读者,对“中国的丹·布朗”的说法不屑一顾,认为这只不过是一种炒作的噱头罢了。

顺应文化产业体制改革的步伐,资本一体化、内容多元化、营销手段现代化已成为出版业经营转型的方向。书展正在文化产业经营思路中担负起营销推动的重要一环。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