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中医药学院消息网-谁是最可爱的人类别报导八——春,因您而精粹

Posted by

春天来了,我们将怎样欢迎或礼赞她呢?古人说:“以鸟鸣春”,这可以算是自然对于春的贡献。而在这个非典肆虐的春天,好像我们能用的修饰词,除了震惊,就是感激了……
辅导员篇:
我们愿作同学的脊梁一间只有15平方米、狭小而简陋的办公室,谁也不会想到它就是指挥文法学院一千多名学生的中心枢纽。学校信息的下达、学生工作的安排……源源不断从这里发出。“山雨欲来风满楼”,非典的不期而至,让同学们陷入了恐慌之中。作为直接与广大同学沟通的学生工作干部,他们义无返顾地担负起全院学生的非典防治工作,用爱心、决心、耐心呵护着自己挚爱的学生……
一、我以我血荐诸生
随着疫情的发展,短信、网络、电话传来诸多谣言;大学校园里到处是戴着口罩的面孔。从未经历过这种紧张生活的同学们动摇了。
学院分团委书记兼学院01级、99级辅导员武冠雄老师及时走进学生宿舍,找班干部座谈,和同学聊天,及时传达学校、学院的指示和精神,要求同学们摆正态度,冷静面对“非典”。当一些同学问他“SARS病毒传播这么强,你在学校接触这么多人,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就不怕被传上?”时,他当即笑了,“我早已抱定‘我以我血荐诸生’的决心了,害怕什么?再说,这病也是可防可治的。”同学们都说他大无畏,他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应该的,职责嘛。”
为及时传达学校、学院指示,及时收集同学们的各种信息,也为了及时向同学们发放各种消毒物品,协助学院处理突发事件,文法学院于4月26日成立抗击“非典”志愿先锋队,50余名同学主动请命加入,武老师勇挑重担,负责一分队的工作,承担起为可能出现的SARS患者服务的职责。由于武老师身兼数职,特别是加上99级同学毕业在即,论文答辩、就业工作等事务繁多。武老师在学校、同学们间奔波,原本削瘦的他又平添了几分憔悴。当有人劝他“有些事情可以让其他人去做”时,他总是很严肃地说,“抗击非典是大事情,来不得半点马虎,为了学生的安全,我苦点累点没什么。”
二、我们是同学的乘务员
韩景超、吴瑜老师分别为MPA和研究生负责人,由于工作对象年龄较大,情况复杂,两位老师处处为同学考虑,设身处地为同学服务。为缓和同学们的紧张情绪,韩老师组建了一只“诗词歌赋小分队”,以纸为战场,以笔为武器,开辟抗击“非典”的“第二战场”。5月4日,文法学院“五四诗词朗诵会”在理化楼前草坪举行,韩老师既是导演又主持,同学们在古朴文风中鼓舞了斗志,坚定了信心。
作为辅导员,李志红、潘小俪老师始终以知心朋友的姿态为同学们服务。姜佳男老师是新生辅导员,她要不时接家长的电话,向他们解释学校的政策和防范措施,有的家长不理解学校做法,姜老师只能耐心讲解,来不得一点马虎。
秦涛老师为学工办信息员,专门负责各种信息汇总和上下传达。在抗击“非典”的斗争中,来自学校、学院的文件由他下发,同学们的意见、建议和思想动态等等都由他总结并向上级上报,学院开展的各项活动也由他负责记录、编辑。从早到晚,总能在办公室或其他地方看到他忙碌的身影,有人形容他的辛苦说“你的电脑都快爆了!”
广大的学生工作干部在抗击非典的火车头上为同学们开路引航。他们工作着、辛苦着,却也为学校的成绩鼓舞着、欣慰着。他们常说的就是:“我们是同学的乘务员,永远为他们服务是我们的责任。”
志愿者篇: 咱们的抗“非典”先锋队 非典肆虐 惊我校园 危我生命 扰我安全
文法精英 踊跃组团 临危而起 志愿向前 投身洪流 对抗非典 抛弃私利 吃苦争先
依靠科学 全员武装 消除恐惧 勇于赴险 服务全校 奋勇向前
4月26日,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一个崭新的集体诞生了,这个集体的成员不一定都是最优秀的,但却是最勇敢、最无私的。这就是文法学院抗击“非典”志愿先锋队。从那一天起,志愿先锋队就做好了服务大局、随时牺牲个人利益的准备;做好了与疫情作长期斗争的准备;做好了传达精神、阻止谣言传播的准备。
他们不仅是这样宣誓的,在实际行动中也是这样做的。
文法学院有两个专用的自习教室,每天晚上6:30,志愿者们早早来到教室,把门打开,进行消毒工作,并负责为上自习的同学提供饮用的纯净水;晚上,当所有上自习的同学都走了后,又是他们默默地留下,清扫教室,洒消毒水,把门窗关好。一天又一天,他们做着同样的工作,枯燥乏味,但他们没有任何怨言,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是一名光荣的志愿者。
校园封闭管理给同学们带来了很多麻烦。有的同学非常着急北图的书怎么还。学工办通知同学们把图书送到办公室,由学院集中处理,通知发出后一天,同学们就送来了四大箱书籍。还书的任务,既需要体力,也需要细心,同时还有一定的危险性,谁来承担这样的任务?志愿先锋队再次挺身而出,他们冒着可能在外面感染病毒的危险,到北图为全院同学还完了书。他们做的工作还很多很多……
同学篇 深夜,我们去三院
初春的夜晚,一切都沉醉在夜的寂静之中。14斋338宿舍却无论如何也静不下来,一位舍友腰部疼痛难忍,止痛药被大把的吞下也不见效,经多方咨询,只有送舍友去北医三院,在那极度恐慌的日子里,人人自危,就连宿舍外都成为活动的禁区,更别说去有SARS代名词的北医三院了,舍友李佳同学明白:送舍友去看病,离开学校,再返回学校,就意味着将要被隔离,但如果不去,则意味着更大的未知。看着蜷缩着身子的舍友,看着那惨白的面颊,抓着被角而抖动的指尖,李佳的心痛了,她毅然决然的站出来,陪舍友连夜赶往三院。
返校后,她们到三斋进行预防性集中休息。由于助人而被隔离,李佳心酸过,但她没有怨言,为了不让远方的父母为自己担心,李佳对父母撒了谎,说宿舍电话坏了,希望父母和自己手机联络。在那七天里,她默默的承担着因误解而产生的排斥、疏远、孤寂、酸楚以及近乎发疯的狂躁。一扇门隔绝了一切,有过泪水,但却渗入了被角;有过无奈,却将笑容挂在脸上;也曾狂躁,但却用冷静洗刷掉。这七天里,她为舍友打水、端饭、铺床,叮嘱舍友按时吃药,念书给她听,逗她开心以减轻疼痛的折磨,扶她走路作适当地锻炼……
那一扇门或许可以关住一切内心情感的波动,但在学院周一早操集会时,却分明听到同学们发自心底的掌声,看到那敬佩的眼神,感受到心灵深处迸发的呐喊。
从碧翠吐丝到而今的枝繁叶茂可能只是人生旅途中的一个片段,只是春的一个缩影,但青春飞扬的她却承担了这普通却不凡的片段。奉献并不注定意味着掌声与鲜花,但有时它却意味着拿生命的筹码作为赌注,正值青春的我们懂得了这一切。
那天,我骨折了……
“腾”的一声,我重重地摔在篮球场上,一瞬间半边身子麻木,动弹不得,一起打篮球的同学见势不妙,忙把我扶起。
“没事吧?”“要不要紧?去校医院看看吧!”一旁的阿迪卡关心道。
“有点疼,哎呦!”我转了一下手腕,一阵疼痛传遍全身。
“去校医院,拍个片子。”恩来不容置疑地说。
校医院里,擦洗、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要转院。
我的心往下一沉,我知道在这非常时期去北医三院意味着什么。我拿着转院证明,有点茫然,望着来回穿梭的门卫,还是决定和辅导员说一下。回到宿舍,同屋的兄弟们没说什么,纷纷安慰我,拿口罩的,拿手套的,问我钱带得够不够的,看着往日磕磕碰碰的舍友们,我的心不由一阵歉然。不一会儿,辅导员打来电话,嘱咐了我一些细节,叫我不要担心,先去三院,“善后事情”由他处理。我答应着,脑海中浮现出辅导员清瘦的面容。出门证明很快出来了,看着镜子里全副武装的我,颇有些壮士出行前的悲壮,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走了。”刚拉开宿舍门,“等等!”朝伟叫道。他走过来把他的手机塞到我兜里“有事好联系,恕我们不能亲自送你。”
“钱够吗?打的去吧!保险一点。”双儿边说边过来握了握我的手。
“好的。”我答应道,我的眼睛有点雾蒙蒙的。
挂号、问诊、拍片、打石膏,经过一番折腾,我终于逃离了三院。在回来的车上,我给辅导员发了条短信。辅导员告诉我,在同学们的强烈要求下,学校同意让我回宿舍,实行“内部隔离”。我的情绪有点不能自已。远远的看着辅导员和几名同学在门口焦急地徘徊,我用力眨了眨眼睛……
没有想象中的迟疑,他们一拥而上,从我手里夺过病历袋,簇拥着我回到宿舍。一系列的消毒之后,天已经黑了。辅导员嘱咐完之后,拖着疲惫的身躯走了。我突然意识到,他还没有吃饭。看着一桌子的苹果、香蕉,我深深自责自己的不细心。看着忙里忙外的舍友,我暗暗对自己说道:“我必须改改我的性情了……”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冷漠与偏见比病毒更可怕。惟有互相关怀,信任,我们才更可能更快地走出困境。“国际护士节”刚刚度过,最高尚的人非他们莫属。然而对我们来说最可爱、最值得信赖的人却是我们身边的同学、老师。或许对整个社会来说,我们算不上重要人物,但对于我们的父母,以及朋友来说,我们是。
结束语
有这样一种人,微笑着面对可能来临的危险,却依然将可贵的温暖送给他人。真的猛士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我们的辅导员、志愿者、身边的热心同学……他们才是真的猛士!
学生工作部、研究生工作部、文法学院

威尼斯官网网址 ,与SARS的战斗是一场不寻常的持久战。但是,我们不会恐慌,也决不会松懈。因为相信党和政府的坚强领导、相信群众、相信科学,我们终究会胜利。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让我们用坚定的信心和扎扎实实的工作来迎接最后的胜利。
——应用科学学院主管学生工作副院长 张百年
一走进应用科学学院学生工作办公室,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写在工作留言板上的这段话。从4月18日到现在,这段话已经存在了26天。在这26天里,应用科学学院的广大师生作为科大抗击非典的一支生力军,一方面积极主动地承担起抗击“非典”工作,另一方面牢记肩上的工作学习重任,始终坚守在工作学习第一线。在采访中,我始终被他们的热情和激情所感动着,以至于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心中虽有千种感动、万般感慨,却迟迟难以下笔。我们的导员
没得说
“我们的导员,没得说!”应用学院的学生在谈到他们的导员时,异口同声的都是这句话。我知道,这句简简单单的话语,包含了广大学生对辅导员无尽的感激之情,也凝聚了广大辅导员多少艰辛的工作。应用学院的学生辅导员总共有6名,就是这6名辅导员,他们把自己的事情抛到脑后,为了学生的安全没日没夜地工作,全身心投入到了抗击非典的斗争中。
杨志强老师是2000级的辅导员,虽然研究生刚毕业,可是作为辅导员却不是头一回了。在这段SARS四处肆虐的日子里,他始终坚守工作岗位,坚持每天向同学们传达学校的最新情况,当学校发放口罩,消毒片等物品时,他每个年级每个班地发放,确保学院每个同学人手一份;他主动争取为同学们统计体温,每天早上八点准时出现在办公室,对全年级200多人的体温进行汇总、统计;杨老师还召集全体党员及预备党员出谋划策,带头负责室内消毒卫生工作;学校封闭管理后,他又组织各班购买了跳绳,毽子等体育用品,鼓励同学们多进行室外体育运动。在他看来,所有的事情是那么地平凡,而在他的学生们看来,所有的事情是那么地伟大、暖心。
采访01级辅导员李娜时,她正在忙着做报表,她告诉我她没有做什么事情,还是去采访其他的辅导员吧。我有点不甘心,于是跑到了她的学生那里,她的学生一听说要报道她的辅导员,登时来了精神,围在我旁边,唧唧喳喳讲了不下十几件故事。在这里我只选取了其中的一件:4月30日下午,应用化学01级2班的一名女生洗澡回到宿舍之后,不知道为什么脖子的位子出现了一些红点。大家都以为是因为天气太热,建议她去买痱子粉或者花露水之类的涂一下,并没有太在意。但是没想到5月1日的晚上,该女生才发现那些红点开始扩散,遍及全身,而且非常痒。大家不敢贸然去校医院,商量了许久,晚上11点多,在大家的建议下,这名女生拨通了辅导员李娜的电话。李老师认为她应该去校医院,并在电话里提醒她要穿长袖的衣服,戴好口罩。在接近11:30的时候,李老师带着这名同学去了校医院,同去的还有两名女生。一路上,李老师问明情况后便安慰她说应该是一般的过敏,吃一点药第二天就会好。到了医院,李老师又让三名女生在大厅里等着,她先进了急诊室,向大夫说明了情况,又让那名过敏的同学进去,诊断之后开了药。整个过程中,李老师一直坚持不让同去的两名同学进急诊室,她却自始至终在里面。过敏的那名女生回到宿舍吃了药之后,第二天早上醒来时便全好了。原本连成片的红斑消失不见,似乎它们从来没有存在过。这就是我们可爱的辅导员——李娜。再见面时,一样的嘘寒问暖,一样的亲切可爱,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青年志愿者在行动
早就听说应用学院的青年志愿者有一套特殊的本领,就是总能找到与学生实际最密切联系的工作。他们提出的口号是“与你同心”——众志成城,抗击非典。当我采访他们的负责人郁健时,他什么都没说,领着我在校园里转了一圈,使我真正地领略了应用学院青年志愿者的风采。
独具匠心的“天气预报栏”
为了让同学们时刻注意天气变化,注意保暖,防止感冒,应用科学学院青年志愿者协会组织志愿者们在7斋、12斋、5斋等学生宿舍制作了天气预报栏,每天更新,报道第二天的天气。希望同学们不要贪图一时凉快而感冒,非常时期更要小心保护好自己的身体。
“请出示学生证”
杜绝“非典”病毒交叉感染,应该尽量减少人员流动,减少人员近距离接触机会。应用科学学院青年志愿者协会在8斋、14斋门口设置了值班岗,请各宿舍同学进出宿舍出示学生证,谢绝非本楼人员进出。志愿者们牺牲休息时间,为的是让本楼的同学尽可能的减少被感染的机会。在抗击非典的今天,楼门口的“红帽子门卫”也成了校园的一大亮点。
严格的“大学生保安”
由于“非典”的无情肆虐,学校采取了校园封闭管理,以保证我们学生的安全,为此学校的保安人员也付出了无比的艰辛。但是仍有一些同学出于侥幸心理翻越栏杆出校,给“非典”的防治工作带来了难度。应用科学学院青年志愿者协会响应学校的号召,协助学校保安人员在学校沿四环围栏处巡逻。虽然头顶烈日,虽然可能遭人白眼,但是志愿者们都知道,自己的行动是有意义的,为了广大同学的安全,自己吃点苦、受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坚持到底——留守科大的日子
在这场与非典的抗争中,我校90%的同学选择了留在学校,坚持学习,共抗非典。我也一直想写一写他们当时的初衷以及现在的感受,机缘巧合,我在应用学院采访时,恰巧遇到了信计00的张峰同学,他跟我说,已经写了一些东西。在我看这篇文章的时候,他已经悄然赶去上课了。我想这样的稿件应该是让大家共同分享才对。
当SARS来到首都北京的时候,“非典”在报纸、电视、广播上弥漫,到处是口罩的天下,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气味,各种有关SARS的帖子占据了大小论坛。谣言与真相混杂着流传在科大校园中,常会瞥见戴着口罩,把脸颊裹了个严实,却依稀可见严肃的神情紧张者,拎着大包小包拖着行李箱冲出校门绝尘而去;曾经的“科大在我就不走”的豪言壮语已被他们抛诸脑后。人去楼空,我却选择了留下,守在这片我热爱的土地上,与SARS斗争到底!
做出抉择是痛苦的,电话那头父母急促而焦虑的乡音让我挣扎了许久,已经“胜利大逃亡”的北京同学接踵而至的慰问短信也让人越发犹豫起来。然而身着白色制服的防治人员、极具规律光临的过氧乙酸消毒水和免费发放的中药最终让我冷静下来,我又怎舍得离开这至纯至净的科大校园呢?
留守科大的日子是平淡的,却并不平庸无奇,连饮开水都能品出回味无穷的丝丝中药清香。校园里姹紫嫣红的鲜花、疯长的青草、忙忙碌碌的园丁和轰鸣着的割草机,激发你体内每一个细胞的生命冲动。但是,坚持在第一线上课的老师,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的辅导员用他们的行动和话语时刻告诉我们:我们应该选择坚强!坐在略显空荡的教室里,面对着书本心情却异常的焦躁、怀疑、恐惧,张皇失措间是我们敬爱的老师与亲爱的辅导员微笑的面容和坚定的话语:非典并不可怕,面对恐惧,心与心靠近就能取暖!我们学生每天呆在四处消毒、防卫严密的校园里,而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可能住远离学校,每上一次课,都要在途中辗转好长时间,但他们依然微笑着。你们的微笑就像阳光,使黯淡无处躲藏。俗话说,人与人之间的亲情是宝贵的。但他们何尝没有亲情?在他们走上讲台的时候,他们的家人、孩子很可能孤独的呆在家里,焦急的挂念他们。而他们,却用坦然、平和的心情为我们传授知识。
留守科大的日子不是孤单的。互联网、电话、短信,感谢这些工业社会的伟大发明,我们得以幸福地牵挂与被牵挂,快乐地想念与被想念。Ibeike中非典论坛上同学们优雅地互相致意,班级校友录上弟兄们依旧放肆地天南海北胡说八道;电话铃声不断回响在不惹尘埃的宿舍;手机一次又一次的振动,心也有节奏地随之震颤。还有校园广播台可爱可敬的DJ同学们,总是在我们食欲最好的时候,送出最动听的音乐。
今天去教室上自习,不经意瞥见了课桌上的两行大字”生为科大人,死为科大鬼”,写的落落大方,气宇轩昂。蓦然我心头涌起一阵莫名的感动,回想起“九八抗洪”,又回想起“誓与科大共存亡”的承诺,我微笑了,洪水都能抗拒,那SARS又算什么呢?所有留在校园的学子,所有已经回家的同学,心其实是相通的。我们一定会坚持到底,和我们可爱的校园一道经历风风雨雨,一起见证她的坚忍不拔,一同守护她永恒的勃勃生机……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