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网址 1

东方教育时报|王智量:毕生钟情俄罗斯文学

Posted by

威尼斯网址 1

威尼斯网址,  6月21日,“致敬诗意栖居的童心教授—-王智量先生个人藏书、签名本、手稿本特展暨捐赠仪式”在华东师范大学举行。王智量先生的捐赠是华东师大图书馆近年来收到的最大捐赠。其中,藏书2055种,签名本638种,手稿本9种,俄文书187种,西文书42种,个人著作35种;另外,有80份手稿、29幅画作已于2014年捐赠华东师大档案馆。

王智量,江苏江宁人,1928年出生于陕西汉中,195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西语系俄语专业,曾任北京大学教师、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实习研究员。1978年后任教于华东师大,曾任上海比较文学研究会副会长,翻译了多部世界名著,如《叶甫盖尼·奥涅金》、《上尉的女儿》、《安娜·卡列尼娜》等。    

  王智量先生是我国当代外国文学研究的名家,也是著名的翻译家和作家。他坚守中国知识分子的良知和学术操守,以文学为使命,笔耕不辍,著作等身,主要专著有《论普希金、屠格涅夫、托尔斯泰》、小说《饥饿的山村》,主编《俄国文学与中国》、《外国文学史纲》,译著有《叶甫盖尼·奥涅金》、《上尉的女儿》、《安娜·卡列尼娜》等30余部,2013年出版了《智量文集》14种。

  “唱自己的歌,不要鹦鹉学舌”,这是著名外文专家、翻译家、小说家、华东师大中文系教授王智量在课堂上多次提及的一句话。在他漫长的学术生涯中,不仅翻译了普希金的《叶甫盖尼·奥涅金》、列夫·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狄更斯的《我们共同的朋友》 等众多著名的外国文学作品(全部译作超400万字),还先后出版了学术论著《论普希金、屠格涅夫、托尔斯泰》、《论19世纪俄国文学》等,并创作了长篇小说《饥饿的山村》、散文集《人海漂浮散记》等,在中外文学的殿堂里架起了一座沟通和友谊的桥梁。  

  王智量先生的影响遍及海内外。前苏联政府曾特地向他颁发了感谢状,他也曾三次接到前苏联政府的访问邀请。他翻译的英国作家狄更斯的长篇小说《我们共同的朋友》是大陆唯一的译本,被国家领导人作为国礼赠与英国。他创作的《饥饿的山村》被翻译成多国文字介绍到海外。他的译作、学术研究和教学,影响了几代学子和一批上海作家,硕果累累。因此,他的捐赠在学术传承、学科建设、师范教育、人文精神的传播等多方面具有重要价值和意义。

  颠沛落魄是创作的土壤  

  作家王小鹰回忆了学生时代受教于王智量先生的情形和故事时说,王老师的课让她受益匪浅,让我们这些青年学生看到了一种文学光芒,为自己的创作生涯开了很好的头。

  在曾经的蹉跎岁月中,王智量教授始终坚持外国文学作品的翻译。1958年,他先后被下放至河北山区、甘肃农村等大西北地区,因条件艰苦,病饿交加,他只能将最初的译稿写在香烟盒的纸片上。  

  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戴立益表示,王智量先生是我国当代外国文学理论和实践的先行者之一,先生笔耕不辍、著作等身,始终以文学为致力之地,启蒙了一代国人,影响了一批作家。捐一次书籍,留一份真情,王先生的慷慨定会使学校师生和学术同行受益匪浅,相信图书馆会通过种种渠道,让这些珍贵的捐赠得到最大限度的利用。

  当王智量回到上海时,全部的行李只有一个大麻袋,而这个麻袋里面装的全都是写满了字的香烟盒和碎纸片。这些,就是诗体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最初始的翻译手稿。此后的十余年里,这部手稿先后修改了十几遍,正式出版后,流传广泛,王智量也因此成为了这部俄国名著第一位、也是最优秀的一位中文译者。以《叶甫盖尼·奥涅金》为起点,他还翻译了普希金的大量文学作品,这些中文译本在俄国所有普希金的纪念馆内均有陈列和展出。    

阅读原文

  事实上,王智量教授的人生中充斥着颠沛落魄的生活轨迹,然而这在他看来却都是创作的土壤。上世纪30年代末,王智量9岁的时候,日本人打到南京,其母亲带着兄弟3人逃到后方,而这一路逃命的艰辛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描述的。后来,王智量在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当时搬到后方叫做西北师范学院附属中学)读初中,1947年考入北京大学。  

记者|于健玲 戴琪

  “我觉得很幸运,一生能在这两所学校读书,为我打下了一个比较扎实的知识基础。在北京大学的前两年我读的是法律系,后来我转到外语系,读了3年就提前调去做助教,后来又在中文系做助教,之后调到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当时觉得未来很美好,但是到1957年,情况突然发生变化。”王智量说,“1958年,我被错划成‘右派’。当时一起被划为‘右派’ 的人很多都和他一样妻离子散。现在把我的故事讲给这一辈人听也许能作为一个历史的见证,好在这一切都已过去了,我也没在那个时期死去。”  

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

  华东师大是人生转折点

编辑|吴潇岚

  “很多人对我从1958年带上‘右派’ 帽子到1978年冬在华东师范大学复职之间的这21年很感兴趣,这期间我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我个人的这种经历也反映了我们国家那个时代的一个侧面。”当年王智量从河北到甘肃流浪、劳动改造,后来无路可走,来到上海到黄浦江边做过码头工人,《黄浦江边》 描写了他当码头工人的经历,把木头从船上扛到岸上安置的地方一根两毛钱,那些一同劳动的工人很照顾他,把细的木头留给他,工人自己扛粗的。在王智量的人生经历有一个很深的体会,就是越底层的人们越善良,他们内心世界是真诚朴实的。

  1978年,王智量来到华东师大以后,并不是直接到中文系而是先去了教育系。“我几十年没有工作了,来到华东师大心里特别高兴。”王智量说,当时家里面特别困难,父亲生病躺在床上,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有一天,华东师大时任校长刘佛年派了一位同志到王智量家说可以到华东师大任职了。当时干部冻结,总共盖了30多个章才办成这件事。

  “我在人事处报到之后,刘校长跟我谈话,一进门就握住我的手说,欢迎欢迎,我们华东师大需要你。学校里有3个部门可以选,夜大学的外语系、中文系的外国文学教研室,第三个是刘校长挂帅的教育系的外国教育研究室。”王智量回忆,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刘校长的部门,有一句话叫做:士为知己者死。“刘校长给了二十多年没有工作的我一个机会,我当然应该去他那里工作。从此我就进了教育系,在那里工作了一年之后才进了中文系。”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