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载爱心接力 一片丹心护桑榆

Posted by

乍暖还寒的3月,记者走进大连理工大学东山家属区1号楼3层的一户人家。阳光透过窗户,暖暖地照在一对花白头发的老人和几个年轻人脸上。年轻人忙着给老人接水、挤颜料,用茶杯垫压好宣纸的四个角,戴着眼镜的老奶奶随后聚精会神地画着两朵牡丹……“奶奶,这幅画镶好了,您看挂上面还是下面?”墙边一个小伙子站在凳子上问道。“挂上面吧!”老奶奶停下手中的画笔,回头笑着说。

“爷爷奶奶,我们来了!”5月11日是母亲节,大连理工大学化工与环境生命学部2010级的葛桂芳、刘阳阳等人冒着大雨来到该校离休干部刘澍和张义燊家。从宿舍到东山家属区1号楼,4年来,这条路葛桂芳、刘阳阳等人已经走了无数遍,就像回家一样熟悉。不过,这可能是葛桂芳、刘阳阳最后一次陪两位老人过母亲节了。大四了,他们即将毕业,照顾两位老人的接力棒已经传给了师弟师妹。

老奶奶叫刘澍,今年86岁,老伴张义燊已经90岁了,他们都是大连理工大学的离休干部。而这些“90后”的大学生则来自理工大化工与环境生命学部的1001班和1101班。“这些孩子和我们非亲非故,但他们全都是这个家里的人。”老奶奶用手拢了拢滑落到前额的头发,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记者,那是一个短头发女生快乐的笑脸,于是,一个延续整整16年的爱心故事,从照片中流淌出来……

刘澍今年88岁,老伴张义燊已经92岁了,20世纪80年代,老两口双双从学校离休。两个儿子长居美国,上了年纪的他们很多事情都力不从心,也时常感到孤独无助。1996年,大连理工大学化工与环境生命学部的大学生开始走进老人的家,照顾他们的生活。到现在,这支爱心接力棒已经传承了18年。

16年前的一次搀扶,开启一个美丽承诺

一次搀扶开启一段 爱的传承

1926年生于北京的刘澍毕业于南京大学,1950年来到大连工学院工作,上世纪80年代和老伴双双离休,两个儿子长居美国,上了年纪的他们很多事情都力不从心。1996年,学校按惯例给离休干部祝寿,刘澍老人回忆道:“就在我70岁生日那天,有个短头发的女学生一直搀扶着我走路、上车,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学校关工委介绍来的,叫陶颖,是化工学院无机非金属材料9503班的团支书。”

威尼斯游戏网址,虽然年事已高,但刘澍老人仍能从一沓沓照片中准确地找出陶颖的照片,那是一个短头发女生快乐的笑脸,这个延续了18年的爱心故事,就是从她的一次搀扶开始的。

谁能想到,这一次搀扶,开启了一个美丽而无声的承诺——从那以后,陶颖和同学们来到老人家,收拾卫生,陪老人聊天、唱歌,搀扶老人散步、游玩,置办日常用品……一年后,在没有任何人要求、完全自发的情况下,陶颖找到学院下一届9703班的团支书温丽丽,温丽丽带着同学接过了师姐的爱心接力棒,与此同时,陶颖等依然继续帮助老人,爱心叠加;之后,9703班又传给了9803班、9903班、0005班、0105班、0205班。从2003年开始,学生们决定将爱心接力棒固定在每一届的01班,于是就有了0301班、0401班、0501班……直到现在的1101班。

1996年,学校按惯例给离休干部祝寿,刘澍老人回忆道:“就在我70岁生日那天,有个短头发的女学生一直搀扶着我走路、上车,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学校关工委介绍来的,叫陶颖,是化工学院无机非金属材料9503班的团支书。”

两本大相册两个小本子:爱无言更无价

谁能想到,这一次搀扶,开启了一段爱的传承。从那以后,陶颖和同学们来到老人家,收拾卫生,陪老人聊天、唱歌,搀扶老人散步、游玩,置办日常用品……一年后,在没有任何人要求、完全自发的情况下,陶颖找到学院下一届9703班的团支书温丽丽,温丽丽带着同学接过了师姐的爱心接力棒;之后,9703班又传给了9803班、9903班、0005班、0105班……18年,爱心接力棒在一届又一届的学子中传递着。

老两口的家很简单,60多平方米的屋子里没什么值钱的家当,柜子上的老式收录两用机里,插着的磁带分别是《白毛女音乐会组曲》和《中国交响乐团中外作品选》。但有两本大相册和两个小本子却一直被老人当宝贝收着,记者采访时,刘澍认真地把这些摆在桌子上。这里,写满了爱——

珍藏的相册叙说满溢的爱

“你看,这就是陶颖,现在美国呢,每年过年还有我过生日,她一定都会打来电话,从来没有忘记过。今年过年她回老家探亲,可惜我们错过了,没能见上。”“这是97级的温丽丽,现在北京环境研究所工作,我说喜欢北京的棉布鞋,就特意给我寄了双来,听说号码有点不合适,她又忙着换了新的再寄来……”“97级的才英华,家是内蒙古的,当年我生病住在大医一院,他们班当时在一二九街那儿上学,下了课就到医院去陪我。”“99级的刘明在制药厂工作,我家里的抽油烟机、洗衣机什么的都是他帮忙买来的,他住在甘井子,知道我爱吃松子,还特地从大商买了给我送来。”“00级的曹洪瑞毕业之后留在了大连,现在还经常来看我,老头子操作电脑就是他教的,他在小平岛买了一套房子,去年还特地接我们去看他的新家,很漂亮。”“03级的邓海滨、尹辉知道我喜欢雪,特地在下大雪后来陪我看雪,难得这两个小伙子这么心细。”“这是05级的程洁、邢路阳,她俩去年重阳节专程来领我们到新建的西部校区参观,在令希图书馆的六楼,我看到了学校的全景,变化挺大的。”“现在10级、11级的这些孩子也很好,去年重阳节后,我的腰扭了,要不是这些孩子照顾,我就起不来了……”

在刘澍每日作画的写字台里,珍藏着两大本相册。翻开相册,刘澍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回忆起和学生们在一起的时光,刘澍老人的思维特别清晰,老伴告诉记者,如果不拦着,奶奶能讲上一天一夜……记者又拿起那两个已经泛黄、边已翘起来的小本子,原来,这里记录着一届届帮助这对老人的学生的名字和联系方式,以及他们的一些点点滴滴——

“你看,这就是陶颖,现在美国呢,每年过年还有我过生日,她一定都会打来电话,从来没有忘记过。”“97级的才英华,家是内蒙古的,当年我生病住在大医一院,他们班当时在一二九街那儿上学,下了课就到医院去陪我。”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