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叁个道姑朋友(整编)

Posted by

威尼斯官网网址,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故事了,但是它却是我心头最苦的那一滴情泪,苦到我早已忘记了温暖的斜阳有如何暖意、粼粼的清泉有多么甘甜。

而你撑伞拥我入怀中

各位客官,请温上一壶清酒,焚上一片沉香,且听我慢慢道来。

     一字一句誓言多慎重

我自小便随父母漂泊在江湖中,后来父母双亡,只余我一人独自漂浮红尘中,孤孤单单,反倒也自在。我虽为女儿家,但也并不逊色于男儿,诗词歌赋虽谈不上是个中翘楚,但也是潜心研究,琴棋歌舞也都精湛,自小习武,虽算不上武林高手,但是自保自是没问题的,有时真的恨不得自己生为男儿身。

你眼中有柔情千种

这些年,我一路南下,赏过春花漫山,品过江南细雨,闻过名妓歌喉,可总是觉得心中的某一个地方空落落的,好像缺了点什么,直到遇见了他,我才知道,我缺掉的这一块是什么。

如脉脉春风 冰雪也消融

那天我在酒楼小酌,正是酒意满满兴致正好之时,忽闻隔壁桌传来吵闹声,侧耳细闻才知是一户贫困人家欠了当地地主家的债,无银来还,只得将女儿送去抵债,而那女子也是个刚烈的性子,抵死不愿,宁以死了结。家丁的辱骂混杂着女子的哭声,实在扰了我饮酒的兴致,也不知哪来的江湖豪情,我拍案而起,略施拳脚就打败了那几个家丁,救下了那女子。还未等那女子的梨花泪干透,大批追兵竟赶了来,我带着女子冲出重围,将她送到安全地方后独自向城外跑去,欲借轻功甩掉追兵,不料竟被埋伏,逼在山崖处,正在我绝望之时,一个白衣男子从天而降,护在了我身前。他那一身飘飘如仙的白衣,宛如不染凡尘的仙人。他的剑法很快,快到剑光一闪,我还未看清招式,三十多个死士就已倒地。待他回过头来,我这才看清他的颜容,一张俊朗面容,剑眉斜飞入鬓,英挺的鼻,一抹薄唇微凉,然而我却早已迷失在了他那如皓月般的眸子里。宛如华山夹着细雨的微风。此时飘着雨,雨丝微凉,风吹过暗香朦胧,我一时心头悸动,似你那温柔剑锋,过处翩若惊鸿。然而也正是这一双眼瞳,让我错付了终生。

那年长街春意正浓

自那以后,我便与他结伴同游。一路游山玩水,偶尔月下对诗,偶尔院中观他舞剑,亦或是我抚琴,他吹箫,共奏一曲高山流水。这样的日子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临别的日子已来到眼前。

策马同游 烟雨如梦

临别前一晚,我在屋中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索性披上薄衫,来到院中凉亭,温上一壶桂花酒,望着夜幕细雨,对着月儿轻声叹息。正在这时,他来到我身后,伸出双臂,将我圈在臂弯中,下巴抵着我的头,轻声问我如此凉夜为何还不睡。我轻叹了一口气,走入雨中,感受着雨丝轻拂我的脸庞,微凉中夹杂着一丝凄清。我眼圈中打转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滴滴落下。他来到我身旁,扳过我的脸庞,掏出锦帕温柔的为我拭去决堤的泪水,撑着纸伞将我揽入怀中。我仰起头,一双泪眼望着他,他那双眸中有柔情千种,如脉脉春风,温暖到冰雪也能消融。

檐下躲雨

原来这些时日中,我们都动了真情。

望进一双深邃眼瞳

那一晚,我将最完整的自己付于他,虽然我不知道我们两个是否有未来,但是我自始至终是无怨无悔的,因为那一晚,我在他那双眼眸中看到了疼惜与温柔。他许诺与我,待他求师学艺,功成名就之时,便来寻我,向我提亲,余生与我长相厮守。还将随身佩戴的玉佩赠与我作为信物,另一枚他留在身边,他日来寻,定将奉上玉佩。我将他的誓言深刻心底,从此一颗女儿心再装不下其他人。

宛如华山夹着细雪的微风

第二日,我们依依不舍的分别,我在门口望着他远去的背影,久久不愿别开双眼。

雨丝微凉

之后的一段子里,我整日失魂落魄,茶饭不思,脑中眼中心中满满的都是他。过了会好久,我才意识到我们已分别,我也要好好生活,来日等着他来明媒正娶我。

风吹过暗香朦胧

我就这样等了他八年。

一时心头悸动 似你温柔剑锋

后来我怎样也没想到,我们的重逢是那样的。

过处翩若惊鸿

那日我陪旧友一同参加她远房表妹的婚宴,却不料,新郎正是我心心念念等待的他。喜宴重逢,新娘却不是我,多么让人嘲讽。我坐在人群中,看着前方的他,意气风发,满面喜气,佳人在侧,烛影摇红,灯火缱绻映照一双如花颜容,一切的一切,都宛如豆蔻枝头的旧梦。还是那双温柔的眼眸,望着的却不是我,而是你身侧的佳人。有那么一刻,你目光望向人群中的我,我心中喜悦,以为你认出了我,可是你的目光并没有停留,你并没有认出我。恍然间,我思绪翻涌,你我过往的一幕幕又浮现在了我的眼前。望你华服依旧,腰间却没了那玉佩,神色几分冰冻,旁人纷纷祝贺,可谁知我心惶恐。惶恐于你忘记了我们的过往,忘记了那一个月的相伴,忘记了我们习武对诗,忘记了我们的高山流水遇知音,也忘记了那一晚的缠绵。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这一刻,我真想借酒醉装疯,借你怀抱留一抹唇红,再将旧事轻歌慢颂,任旁人惊动。可是理智告诉我不可以,我只能假笑扮从容,侧耳听你们那些海誓山盟,不去看你熟悉脸孔,只默默饮酒,多么可笑的无动于衷。

一笔一画斟酌着奉送

后来喜宴怎样结束的我已经忘了,未等旧友我便先一步离开,离开了那个满满喜气却夹杂着悲伤的地方。

甘愿卑微换个笑容

我一路策马飞奔至山门外,雪拂过我的白衣,又在指尖消融。我站在崖顶,负长剑,不禁问自己,江湖偌大,我又该何去何从。看看自己,今生至此,像个笑话一样自己都嘲讽,自始至终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罢了,这段爱,也不过是有始无终。我怨你,怨你忘了我,若你早与他人两心同,何苦惹我错付了情衷,难道看我失魂落魄你竟然心动?所幸我经年漂浮红尘中,这颗心已是千疮百孔,又怎俱你以薄情为刃,再添一道裂缝,又不会痛。算了吧,不如将往事埋在风中,就以长剑为碑以霜雪为冢。然而我做不到,你我此生若是错在相逢,我只求一个善终。

或沦为平庸

后来我孤身一人驾马回到你我初次相逢的地方,自南坪旧桥边过,此时恰逢山雨来时雾蒙蒙,我不禁又想起了那年你我在庭院中伞下相拥,回想起过去的幕幕,仿佛不过是躺在陡峭山崖的桥锁上做了一场梦,梦醒后跌落粉身碎骨,一切的一切都已无影亦无踪。

而你撑伞拥我入怀中

众位客官,我的故事讲完了,沉香也已焚尽,尘缘已了,遁入空门清为修,世间纷繁,再与我无关,此生就如此吧。

一字一句誓言多慎重

你眼中有柔情千种

如脉脉春风 冰雪也消融

后来谁家喜宴重逢

佳人在侧 烛影摇红

灯火缱绻

映照一双如画颜容

宛如豆蔻枝头温柔的旧梦

对面不识

恍然间思绪翻涌

望你白衣如旧

神色几分冰冻

谁知我心惶恐

也许我应该趁醉装疯

借你怀抱留一抹唇红

再将旧事轻歌慢诵

任旁人惊动

可我只能假笑扮从容

侧耳听那些情深意重

不去看你熟悉脸孔

只默默饮酒 多无动于衷

山门外 雪拂过白衣

又在指尖消融

负长剑 试问江湖诺大

该何去何从

今生至此 像个笑话一样

自己都嘲讽

一厢情愿 有始无终

若你早与他人两心同

何苦惹我错付了情衷

难道看我失魂落魄

你竟然心动

所幸经年漂浮红尘中

这颗心已是千疮百孔

怎惧你以薄情为刃

添一道裂缝

又不会痛

不如将往事埋在风中

以长剑为碑 以霜雪为冢

此生若是错在相逢

求一个善终

孤身打马南屏旧桥边过

恰逢山雨来时雾蒙蒙

想起那年伞下轻拥

就像躺在桥索之上

做了一场梦

梦醒后跌落 粉身碎骨

无影亦无踪而你撑伞拥我入怀中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